< div class="xi1 bm bm_c"> Please select To the mobile version | Continue to access the desktop computer version

Strategy War Map

 Forgot password?
 申請加入會員
戰略
Search
View: 6411|Reply: 1

越南戰爭~1968.01春節攻擊(Tet Offensive)

[Copy link]

148

Threads

189

Posts

193

Credits

Administrator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Post time 2020-7-29 18:31:45 | Show all posts |Read mode
A越南戰爭~1968春節攻擊(Tet Offensiv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t_Offensive

翻譯者: 陶盛濤


背景

美國

1967年秋天,美國的消耗戰略(attrition)是否在南越發揮作用,美國公眾和約翰遜總統的政
府都嚴重的關切這個問題。越南軍事援助司令部(MACV)司令威斯特摩蘭將軍認為,如果可
以達到一個“˙臨界點”,使軍事行動中被殺死或被俘的共產黨部隊人數,超過招募或替換的
人數,則美國人會贏得戰爭。但是,MACV與中央情報局(CIA)對南越境內越共游擊隊的
兵力和戰鬥序列存在著差異。9月,MACV情報部門和中央情報局的成員見面,他們要準備
《國家情報特別評估》,美國政府將使用該評估,來衡量美國是否能在衝突成功。

基於在錫達福爾斯行動(Operation Cedar Falls)和章克申城行動獲取有關敵人的情報,CIA成
員認為,南越的越共游擊隊,正規、非正規和幹部的人數可能高達430,000人。另一方面,
MACV聯合情報中心則認為該數字,應不會超過300,000人。威斯特摩蘭將軍因為需要在新聞
發布會上例行向記者提供共產黨的部隊力量。他知道美國公眾很關心對越共的估計數字。
MACV的情報局長克里斯蒂安將軍說,這個新數字“將製造一個政治上的重磅炸彈”,因為這個
數字是北越人“有能力和意願繼續進行持久性的消耗戰”的積極證據。

在5月份時,MACV堅持認為越共的民兵並不構成戰鬥力,他們只是低階的第五縱隊諜報員
用來收集信息。MACV試圖和CIA取得妥協。但CIA說,這樣的想法是荒謬的,因為這些民兵
直接造成美軍的一半傷亡。由於兩個單位陷入僵局,中情局越南事務副主任喬治·卡佛被要
求來調解爭端。 9月,卡佛(Carver)設計了一個折衷方案:中央情報局(CIA)放棄將非
正規軍納入部隊最終統計表,並在估計中增加一個註解附錄,解釋CIA的立場。卡佛的副手
喬治·艾倫(George Allen)負責該機構須遵從中央情報局局長理查德·赫爾姆斯(Richard
Helms)的政策。他認為“這是一個政治問題……[赫爾姆斯]不希望中央情報局……違反政府
的政策。"

1967年下半年,政府對內部和外部的批評,以及公眾的支持度下降感到震驚。根據民意測
驗,認為美國向越南派兵是錯誤的美國人,比例從1965年的25%上升到1967年12月的45%
。反對趨勢增加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人們認為鬥爭是不值得的,而是因為傷亡人數的增加,
稅收的種類增加的厭倦,以及對戰爭似乎沒有結束的感覺。11月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
有55%的人希望採取更強硬的戰爭政策,這體現在公眾的信念上:“首先介入越南對美國來
說是一個錯誤。但是,既然美軍已經到了那裡,那就贏吧-或是退出戰場。”這促使美國政府
採取所謂的“成功攻勢”宣傳的政策,希望改變公眾對戰爭已陷入僵局的普遍看法,並說服美
國人民相信美國政府的政策是成功。在國家安全顧問沃爾特·羅斯托(Walt W. Rostow)的
影響下,新聞媒體被一波攻勢宣傳的樂觀情緒所淹沒。

從“殺傷率”和“屍體計數”到"村莊的安全率",每個和戰爭進展有關的統計指標,都被提供給新
聞界和國會。副總統休伯特·漢弗萊(Hubert H. Humphrey)在11月中旬在NBC的今日(Today)
節目中宣稱:“我們開始贏得這場鬥爭。 “我們正在進攻。領土正在擴大。我們正在穩步前進
。”11月底,當約翰遜召集威斯特摩蘭和新任美國大使埃爾斯沃思·邦克(Ellsworth Bunker)前
往華盛頓時參加“高級策略審查會”時,這場宣傳運動達到了高潮。兩人抵達後,更強化了政
府的成功主張。"安撫政策"負責人羅伯特·科默(Robert Komer)在西貢宣稱,農村的CORDS
安撫計劃已經取得了成功,南越人口中有68%都在西貢控制之下,只有17%在越共控制下。
威斯特摩蘭將軍的三名野戰部隊司令之一的小布魯斯·帕爾默將軍,聲稱“越共已被擊敗”,“
越共無法獲得食物,也無法招募。他們迫改變策略。只能設法控制小部分沿海地區以及在山區
生存。”

威斯特摩蘭更強調他的觀點。在11月21日在國家新聞俱樂部發表的講話中,他說,截至
1967年底,共產黨人“已經無法發動大規模攻勢……我絕對可以肯定,1965年敵人獲勝了
,但今天他肯定正在輸……我們已經達到了一個重要的起點,戰爭即將結束。”到今年年底
,政府的支持度確實上升了8%,但蓋洛普在一月初進行了民意調查指出,仍有47%的美
國公眾不贊成總統的戰爭政策。美國公眾“比信服更多的是困惑,比絕望更多的是懷疑……
他們採取了'等待和觀察'的態度。” 在與《時代》雜誌的一名採訪記者的對話中,威斯特
摩蘭否認共產黨軍隊發動襲擊:"我希望他們嘗試發動一些攻擊,因為我們正尋求戰鬥。”

北越
共產黨政策
1967年初,河內就已經計劃在1968年進行一場冬春季攻勢,這一價想持續到第二年(1968)
年初。在美國的文獻中,有關越南的歷史學家,他們很少討論"總進攻起義"(起義的意思是,
南越的人民會起來反抗他們的政府)的決策過程。在北越的官方文獻中,發動春節攻勢的決
定,被簡單描述為,美國介入戰爭後未能迅速贏得戰爭。美國針對北越的轟炸失敗,以及南
越民眾普遍存在的反戰情緒,使北越的領導人覺得"總進攻與起義"應該會成功。但是,發起
全面進攻的決定實際上要複雜的多。

這一決定標誌著北越政府內部的兩個派系(隨後演變成三個派系)長達十年之久的激烈辯論
結束了。溫和派認為,維持北越經濟的生存能力應先於大規模對南方戰爭的支持,然後他
們通常偏好通過政治手段使越南統一,遵循蘇聯的和平共處路線。領導該派系的,是黨的
理論家長征和國防部長武元甲。另一方面,好戰派系傾向於遵循中共的路線,並呼籲通過
軍事手段實現國家統一,並且不應該與美國人進行任何談判。這個小組是由共產黨第一書
記黎筍和黎德壽領導的。從1960年代初期到中期,好戰派決定了對越南戰爭的走向。另一
位著名的好戰分子是南越中央辦公室(越共,VC)負責人阮志清將軍。他是中國路線的追
隨者,但他的戰略重點放在大規模的常規主力部隊對抗上,而不是毛澤東擁護的持久性游
擊戰爭。

然而,到1966年至1967年,北越在遭受大量人員傷亡,戰場上陷入僵局,以及美國空中
轟炸破壞了北越經濟之後,人們逐漸意識到,如果當前的趨勢繼續下去,河內最終將缺乏
軍方所需的資源。溫和派發出了更多尖銳的呼籲,要求他們可以進行談判和修訂戰略。他
們認為,由於無法以常規武力擊敗美國,因此恢復為游擊戰術更為合適。他們還抱怨拒絕
談判的政策是錯誤的。美國人的意志只能利用“邊說話邊打架”的方式,磨耗美國人。 1967
年,戰場上的情況變得如此糟糕,以至於黎筍下令阮志清將軍必須將長期游擊戰納入戰略。

在同一時期,新的第三集團(中間派)發起了反攻,由主席胡志明和外交部長阮維楨
(NguyễnDuy Trinh)領導,他們要求進行談判。從1966年10月到1967年4月,關於軍事
力量的策略,由阮志清和對手武元甲,在書報雜誌和廣播節目進行了公開的辯論。武元甲
倡導對美軍和南越軍採用防禦性的游擊戰略。阮志清的立場是,武元甲和他的追隨者,以
他們在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對法國作戰)的經歷為中心,他們不僅太保守還“墨守舊的方法
和過去的經驗……機械性地重複過去經驗。”

關於國內經濟和軍事戰略的爭論,也帶有外交政策因素。就像南越一樣,北越也依賴外部的
大量軍事和經濟援助。北越的絕大多數軍事裝備是由蘇聯或中國提供的。北京主張北越應採
用毛澤東的游擊戰略進行曠日持久的戰爭,中國擔心越南像朝鮮戰爭一樣,會發生大規模
的常規武力衝突,把中國牽扯進去。他們也拒絕與美國(等盟國)談判的想法。另一方面,莫
斯科則主張進行談判,但同時武裝北越的部隊,希望北越採用蘇聯模式來進行常規武力戰爭
累積談判籌碼。因此,北越的外交政策包括戰爭政策,國內政策和國外政策,必須設法保持
平衡,甚至在某些議題上自我滿足。

為了“打破國內反對者的意志並重申對外國盟友的自治權”,1967年7月27日,數百名親蘇、
黨的溫和派、軍官和知識分子被捕,在後來被稱為"反蘇修主義"的事件。被逮捕的人,都
是反對擬議中的總攻擊計畫的人。這一舉動,鞏固了好戰派對河內戰略影響性的地位:拒
絕談判、放棄持久戰、集中精力攻打南越城鎮。隨後在11月和12月逮捕了溫和派的更多人。

總進攻與起義
總體進攻與起義的作戰計劃起源於1967年4月,阮志清將軍的南區總部的提議,並在次月
轉交給河內。阮將軍被命令到首都(河內)親自向中央軍事委員會解釋他的概念。在7月的一
次會議上,阮將軍向政治局介紹了該計劃。7月6日晚,阮將軍獲准進行進攻前的準備,他
參加了一個聚會,因飲酒過量而死於心臟病。(另一種說法是,阮將軍從柬埔寨撤離後,在
美國對COSVN(越共總部)的轟炸中喪生。)

好戰派在黨內鞏固立場後,鎮壓了反對人士,因此加快了計劃,準備進行大型常規武力的
進攻,以打破當時的軍事僵局。他們得出的結論是,西貢政府和美國的存在,對南方人民
(南越人民)不是那麼受歡迎,如果可以發動廣泛的襲擊,將引發南越人民自發性的起義,
如果進攻成功的話,這將使北越快速掃蕩核心城市,這會引發決定性的勝利。他們得出此
結論的依據包括:南越軍方不再具有戰鬥力; 1967年9月南越總統大選的結果(其中,阮文
紹/阮高祺只得到全民投票的24%); 1963年和1966年的佛教危機;在西貢廣泛激起的反
戰示威活動;南越新聞界對阮文紹政府的不斷批評。發起這樣的攻勢,也將是對“鴿派的和
平談判要求,鴿派對軍事戰略的批評,中國與蘇聯對和平談判態度的龃龉"以上種種矛盾的
一種解決。

十月,政治局決定將春節假期定為啟動日期,並於十二月再次開會,重申其決定,並在
1968年1月的黨中央十四屆全體會議上決定為一個正式行動。由此產生的第14號決議是
對國內的反對(溫和)派和“外國阻力”而言,是一個的重大打擊。但是,決議的中心條文有部
分的讓步,讓同意談判成為可能。但該文件主要集中在“自發性的人民起義,以便在短的時
間內,能贏得決定性勝利”。

和西方看法不同的是,武元甲將軍並沒有計劃或指揮這次的總進攻事宜。阮將軍的原始計劃
是由一個由阮將軍的副手范雄,他所領導的黨委委員會制定的,然後才由武元甲修改。或許
國防部已經取信了最高層領導人,也可能因為在"反蘇修事件"中,國防部逮捕了很多參謀人
員。儘管武元甲“不情願地在脅迫下”去上班,但面對這個既定事實,他還是參與修改計畫的
工作。既然政治局已經批准了這個攻勢,那麼他要做的就是儘量讓這個攻擊計畫發揮作用。
他把游擊隊和這個攻勢結合起來,基本改成常規的軍事攻勢,並將引發民眾起義的重擔轉移
到了越共。如果成功的話,一切都會很好。如果失敗了,也只會是越共的失敗。對於溫和派
和中間派來說,它可以提供談判的前景,談判可能結束美國對北越的轟炸。因此,在好戰派
的眼中,進攻成為“突破僵局”的努力。但在政治局中的其他人,主要著眼於"可能談判",才
願意同意這個“勝利”計畫。

南越的官方歷史表明,春節攻勢的目標是:殲滅並造成大部分南越軍的瓦解,推翻所有行政
級別的“偽”(南越)政權,並將所有政府權力重新置於在人民手中。殲滅美軍大部分兵力,
並摧毀他們的大部分作戰裝備,進一步阻止美軍執行他的政治和軍事任務;在此基礎上,粉
碎美國人的意志,迫使美國接受在南越的失敗,並結束對北越的一切敵對行動。以此為基礎
,他們將實現革命的短程目標,即南越的獨立,民主,和平與中立,然後朝著實現和平與民
族統一(和北越統一)邁進。

該行動將涉及一個初步階段,在此階段中,將在南越邊界地區發動轉移攻擊,以引起美國的
關注和吸引作戰部隊離開城市。然後,將在主要的盟(美)軍基地和大多數城市同步採取行動,
特別是對西貢和順化市採取行動。開始先以一般常規武力模式進攻,吸引人民起義。同時,
必須對美國的溪生作戰基地造成嚴重威脅。溪生的行動將能把南越軍部隊從城市中吸引過來,
武元甲認為,這是必要的,他要保護補給線並轉移美國人的注意力。由於武元甲認為,他的
主要目標是透過民眾起義來削弱或摧毀南越軍方和政府,因此對美軍的攻擊只有次要甚至是
第三級的重要性。該攻勢的主要目的是影響南越公眾,而不是美國。不過,有相反的證據表
明,這個攻勢行動,很大程度的影響了美國3月初選或11月總統大選。(反而影響了美國)

根據越共的新軍事負責人陳文茶將軍的說法,進攻行動分為三個不同階段:第一階段計劃於
1月30日開始,這將是一次全國性範圍的對城市的進攻,主要由越共部隊進行。同時,將發
起一項宣傳攻勢,誘使南越軍部隊叛逃部隊,而南越人民則反抗政府。如果不能取得徹底的
勝利,那麼這場戰鬥可能仍會導致南越政府建立聯合政府(容納共產黨)使美國人撤離。如果
總進攻未能達到這些目的,將採取後續行動來消滅敵人(南越軍部隊)並利用談判來解決;第
二階段計劃於5月5日開始,第三階段於8月17日開始。

進攻的準備工作已經在進行中。後勤工作已經於1967年中開始,到1968年1月,包括7個完
整的步兵團和20個獨立營在內的81,000噸補給品和200,000人的部隊利用胡志明小徑,向南
方運送。後勤工作包括運送新的AK-47突擊步槍和B-40火箭榴彈發射器,裝配越共部隊,使
越共的火力比南越軍更強。為了行動順利,並使美國(盟軍)混淆其意圖,河內發起了外交攻
勢。北越的外交部長於12月30日宣布,如果美國無條件結束對北越的轟炸行動,則河內將
展開談判,這項宣布,激起了1967年中最後幾週的一連串外交活動(沒有達成任何結果)。

南越和美國軍事情報估計,1968年1月北越軍 / 越共部隊的總數為323,000人,其中包括
130,000名北越正規軍,160,000名越共戰鬥成員和基礎設施運作人員以及33,000名的服
務和支援部隊。他們分為9個師,由35個步兵和20個砲兵或防空砲兵團組成,而這些團又
由230個步兵和6個工兵營組成。








美國的未準備
懷疑與分散注意力
在西貢的美(盟)軍情報機構,已經注意到共產黨軍隊將有大規模行動的跡象。在1967年夏
末和秋季,南越和美國情報機構都收集到很多線索,表明共產黨的戰略發生了重大變化。
到12月中旬,越來越多的證據使華盛頓和西貢的許多人,相信會有大事發生。在1967年的
最後三個月中,情報機構已經觀察到北越軍事單位有大規模集結的跡象。除了俘獲的文件
(例如,第13號決議的副本已於10月初俘獲)外,對敵方後勤行動的觀察,也清楚表明:
10月,觀察到的卡車數量在胡志明小徑上往南行駛的數量,由每月平均480輛躍升至1,116
輛。到11月,數量更達到3,823輛,到12月,達到6,315輛。12月20日,威斯特摩蘭將軍向
華盛頓發出電報(不過不改樂觀的語氣),他希望"北越軍 / 越共在短時間內,在全國性的範
圍內有一個加大力度的攻擊。"

儘管有這些警告信號,但美(盟)軍仍對進攻的規模和範圍感到驚訝。據南越軍黃玉龍上校
說,答案在於美(盟)軍的情報方法本身,該方法傾向於根據敵人的能力,而不是意圖來估
計敵人的可能行動路線。由於根據美(盟)軍的估計,共產黨沒有能力發起這樣一個雄心勃
勃的行動:“敵人不管他的意圖如何,都不可能發動全面的進攻。”答案也可能部分地解釋
。由於南越和美國情報部門之間缺乏協調與合作。 MACV(援越司令部)情報分析師從美國
的角度總結了這一情況:“如果我們掌握了整個戰鬥計劃,也不會認為他是可靠的。”

1967年初至下半年,北越軍 / 越共在邊境地區發起的一系列行動,使西貢的美國司令部感
到困惑。 4月24日,美國海軍陸戰隊一支巡邏隊提前啟動了一次北越軍攻勢,北越軍目的
是佔領廣治省的海軍陸戰隊防禦陣地的西部錨點-溪生作戰基地。在9月初一直持續到10月
的49天中,北越軍開始砲轟位於非軍事區(DMZ)南部的康生(Con Thien)陸戰隊前哨基地
。激烈的砲擊(每天100-150發砲彈)促使威斯特摩蘭發起“中和行動”,這是對非軍事區的
4,000架次的空中猛烈空襲。

1967年10月27日,在福隆省首府松貝的南越軍的一個營遭到北越軍一個團的襲擊。兩天后
,另一個北越軍的團在平隆省祿寧襲擊了美軍特種部隊的邊境哨所。這次襲擊引發了一場為
期十天的戰鬥,這場戰鬥吸引了美國第1步兵師和南越軍第18師的兵力,並導致800名北越
軍士兵喪生。

10月和11月,在崑嵩省的另一個邊境哨所達克陶(Dak To)爆發了最嚴重的“邊境戰爭”。北越
軍第1師,美國第4步兵師,第173空降旅和南越軍步兵與空降部隊四個團之間,衝突持續了
22天。戰鬥結束時,有1,200~1,600名北越軍,和262名美國士兵喪生。駐越美軍司令部的
情報被北越軍在偏遠地區,採行大規模行動的動機混淆了。因為在偏遠地區,美國火砲和空
中火力可以毫無顧忌地使用,這意味著從戰略和戰術上講,這些行動毫無意義。但是,北越
所做的工作只是執行計劃的第一階段:將美軍指揮部的注意力吸引到邊界上去,並將大部分
美軍從人口稠密的沿海地區和城市中轉移到偏遠地區。

威斯特摩蘭將軍非常關注溪生的局勢,1968年1月21日,一支估計為20,000至40,000人的北
越軍部隊包圍了陸戰隊的駐軍。 駐越美軍援助司令部(MACV)確信,北越軍將發動一次攻擊
並佔領該基地,這是奪取南越兩個最北部省份的序幕。為了阻止這種可能性,美軍在第一軍
區戰術區部署了25萬名士兵,其中包括美軍機動戰鬥營的一半。

這一系列事件吸引了首都軍區的第三軍美軍司令弗雷德里克·韋揚中將的注意。韋陽將軍
是情報出身,對他負責區域的共產黨活動模式表示懷疑,並於1月10日通知威斯特摩蘭。威
斯特摩蘭將軍同意他的看法,並命令15個美國營從柬埔寨邊境重新部署回西貢郊區。當春節
進攻開始時,共有27個美(盟)軍機動營保衛了城市和周邊地區。重新部署可能是這場戰爭中
,最關鍵的戰術決策之一。

攻擊之前
1968年1月初,美國在南越部署了331,098名陸軍人員和78,013名海軍陸戰隊人員,分布在9
個師,一個裝甲騎兵團和兩個獨立旅中。另外盟軍部隊包含,澳大利亞第一特遣部隊,泰國
皇家陸軍團,兩個韓國陸軍步兵師以及韓國的海軍陸戰隊旅。南越政府軍在陸軍,空軍,
海軍和陸戰隊的總兵力為35萬。另一方面,他們還有地方民兵的151,000人的南越地區軍和
149,000人的南越人民軍的支援。

在進攻前幾天,美(盟)軍的準備工作是相對寬鬆的。河內在10月宣布,它將在1月27日至2月
3日的春節假期休戰7天,南越軍方計劃允許一半的部隊休假。威斯特摩蘭將軍已經取消了第
一軍戰術區的停戰協議,他要求南越也取消即將到來的的停火,但是阮文紹總統(已經將停
火減少到36小時)拒絕取消,聲稱取消停火將損害部隊士氣,並使共產黨的宣傳受益。

1月28日,在歸仁市(平定省)抓獲11名越共的幹部,他們攜帶兩個預先錄製的錄音帶,內容
是宣傳“越共已經佔領的西貢,順化和峴港”。第二天下午,南越聯合總參謀長曹萬榮將軍,
下令四個軍戰術區的司令讓部隊保持戒備。但是,部份美(盟)軍仍然缺乏緊張感。如果威
斯特摩蘭將軍已經知曉了潛在的危險,但他沒有和部屬做很好地溝通。1月30日晚上,有
200名美國軍官在西貢的居所參加了一場聯歡會,他們全都都是MACV的情報幕僚。參加聚會
的聯合情中心的分析師詹姆斯·梅漢姆(James Meecham)表示:“我完全沒有春節進攻即
將發生的想法...在場的200多名軍官中,我交談過的軍官,無一例外,沒人知道春節攻勢
即將到來。”

威斯特摩蘭將軍也沒有充分向華盛頓傳達他的擔憂。儘管他曾在1月25日至30日警告總統
即將可能有"廣泛的"共產黨襲擊,但他的警告往往樂觀。因此甚至連政府也沒有做好準備
。無論是華盛頓還是南越,沒有人預期即將發生的事情。

韋揚中將邀請美國CBS公司新聞記者約翰·勞倫斯和華盛頓郵報記者唐·奧伯多弗在“ 春節攻
勢”前一周到他在第三軍的總部,並警告他們“在春節假期之前或之後”可能會發生了一次大
規模的敵人襲擊。他說,越南人太過重視假期,因此無法在春節期間發動襲擊。韋揚說,他
已將30個美國和南越的戰鬥營移至西貢附近,以保衛這座城市。


春節攻擊
無論是出於偶然還是出於計劃的,第一批襲擊在1月30日午夜之後開始,當時第一軍和第
二軍戰術區有五個省份,包含峴港遭到了攻擊。美國第一野戰軍總部所在的芽莊,是第一
個被攻擊的城市,隨後的是邦美蜀,崑嵩,和安,綏和,峴港,歸仁和普萊庫。在所有攻
擊中,北越軍 / 越共都遵循類似的模式:先是迫擊砲或火箭襲擊,緊接著是營級單位的地
面攻擊,有時由北越軍正規軍支援。這些部隊都與當地的越共幹部聯手,以幹部作為嚮導,
帶領攻擊軍前往南越的地區總部或廣播電台。但是,這些行動某些地方沒有很好的協調。
到了白天,幾乎所有共黨部隊都無法達成目標。 駐越美軍司令部(MACV)的新任情報主
管大衛森(Davidson)將軍通知威斯特摩蘭將軍說,“這些攻擊將在今晚和明天上午在其
他地區發生。”所有美軍單位都處於高度戒備狀態,並下達了類似命令給所有的南越軍單
位。但是,美(盟)軍的反應仍然沒有很大的急迫感。人員禁止休假的命令,有的下得
太晚,有的甚至被忽略了。

1月31日03:00,北越軍 / 越共部隊在首都軍區襲擊了西貢的肖隆(Cholon)區和嘉定區;
北越軍/越共再次襲擊了廣治省、順化、廣田省、踏凱和廣義,以及位於第一軍戰術區的
普百和茱萊的美國基地;第二軍戰術區的潘切,綏和、班松和安生的美軍設施;第四軍
戰術區的芹且和永隆。第二天,第三軍戰術區的邊和,隆城,平陽和第四軍戰術區的堅
和,定常,戈貢,榮隆,本特和堅常遭到襲擊。第一階段襲擊的最後一次攻擊,是2月
10日在第四軍戰術區中對薄遼市發起的。大約有84,000名北越軍 / 越共部隊參加了襲擊
,另有數千人待命作為增援或封鎖部隊。北越軍 / 越共部隊還對每個主要的美(盟)軍飛
機場進行了迫擊砲砲擊,並襲擊了64個地區首府和數十個小城鎮。


在大多數情況下,防禦是由南越政府軍帶領的。在南越國家警察的支持下,當地民兵或
南越軍部隊通常在兩三天內(有時數小時之內)將襲擊者驅逐出境;但是在崑嵩,邦美
蜀,藩切和芹苴,激烈的戰鬥持續了好幾天。狀況通常取決於當地指揮官的能力-有些出
色、有些膽怯或無能。然而,在這次關鍵危機中,南越部隊並沒有發生投靠共產黨或叛
逃的情形。


威斯特摩蘭在媒體報導和給華盛頓的報告中,都樂觀地回應了襲擊事件。然而,據親近
的觀察家稱,將軍其實“震驚於共產黨人,能夠在如此機密的情況下,協調這麼大規模的
襲擊”,他“感到沮喪和震驚。” 據克利福德(Clark Clifford)稱,對最初的襲擊,美國軍
事領導人的反應“接近恐慌”。儘管威斯特摩蘭將軍對軍事局勢的評估是正確的,但他堅持
自己的信念,即溪生基地才是北越的真正目標。八萬四千名北越/越共士兵進行了155次的
攻擊都只是為了轉移注意力(他一直保持兵力在溪生基地,持續到二月十二日)。《華盛
頓郵報》記者彼得·布雷斯特魯普(Peter Braestrup)總結道,他和他的同事的感受是:“
對西貢市的任何攻擊,怎麼可能只是一種轉移注意力的行動?”

西貢

儘管西貢是攻擊的重點,但北越軍 / 越共並沒想佔領整座城市。他們有六個主要目標要
攻擊:南越軍聯合參謀本部,新山一空軍基地,獨立宮,美國西貢大使館,南越的海軍
總部和西貢電台。 西貢市或郊區的其他地方,十個越共營襲擊了中央警察局,砲兵司令
部和裝甲司令部(均位於西貢市舊邑郡)。計劃要求這些最初的攻擊部隊,佔領並維持
其陣地48小時,屆時將有增援部隊來支援他們。

首都軍區的防禦主要由南越政府軍的負責,最初由八個南越軍步兵營和當地警察部隊進
行防禦。到2月3日,南越軍增派5個遊騎兵營,5個海軍陸戰隊營和5個傘兵營強化。參
加防禦的美軍部隊包括第716憲兵營,七個步兵營(一個機械化營)和六個砲兵營。

在城市北部的裝甲司令部和砲兵司令部,北越軍計劃使用俘獲的坦克和大砲,但兩個月
前這些坦克就已經移至另一個基地,而大砲的後膛塊已被拆除,導致大砲無法使用。

從象徵性和宣傳性的角度來看,最重要的目標之一是西貢廣播電台。越共部隊帶來了胡
志明宣布解放西貢市,並呼籲對阮文紹政府進行“全面起義”的錄音帶。他們佔領了建築物
,並控制了六個小時,但當彈藥用盡時,最後,八名攻擊者用炸藥炸毀了這座建築物,
也同時自殺。他們並沒法廣播,由於主建築物和天線塔樓之間的線路被切斷,所以廣播一
直沒送出去。

西貢的美國大使館是一座佔地4英畝的大型六層樓建築,在9月份才完工。在02:45時,它遭
到一支19人的爆破工兵攻擊,8英尺高(2.4 m)的圍牆被炸出一個洞,爆破工兵衝了進去。
由於他們的領導軍官在最初的攻擊中被打死,試圖進入建築物的嘗試也失敗了,因此,工兵
只好佔領一塊小凹地,直到他們被降落在屋頂的美國援軍殺死或俘獲。到09:20時,使館已
經安全,有五名美國人死亡。

1月31日凌晨03:00,十二名越共乘著兩輛民用汽車,來到越南海軍總部。在梅林廣場的一
個路障處殺死了兩名警衛,然後朝基地大門前進。槍聲引起哨兵的警覺,哨兵守好大門並
發出警報。在安全部隊組織反攻的同時,總部二樓.30口徑機槍,使兩輛越共車都癱瘓,數
名工兵喪生或受傷。同時,一名美國海軍顧問聯繫了美國憲兵,後者很快從毗鄰的街道上
交叉射擊越共份子,結束了這次襲擊,打死了八名越共的爆破工兵,兩名被俘。


小隊形式的越共散佈在城市各處,襲擊各種官署及兵舍。其中特別包含南越政府的警官住
所和地區警察局。更有軍官和公務員的“黑名單”,他們四處搜查並處決任何發現的人。

2月1日,國家警察總監阮玉鸞(NguyễnNgọcLoan)將軍在攝影師亞當斯(Eddie Adams)的面
前,公開處決了身著便裝的越共幹部阮文歛(NguyễnVănLém)。這張以西貢行刑為標題的
攝影作品贏得了1969年普利茲新聞報導的攝影獎,因其對美國民眾輿論的影響,而被視為
美國民眾對越南戰爭負面觀感的決定性時刻,甚至被稱為“因為這張照片,輸了戰爭”。

註: 以下引自中文維基百科的說明
在越共發動新春攻勢的次日(1968年2月1日),阮玉鸞將軍在盛怒下親自當著下屬與媒體
的面前,未經移送法辦程序即在西貢街上以左輪配槍槍斃俘虜的越共游擊隊領袖阮文歛上
尉(Nguyễn Văn Lém、真名仍存在爭議),後者不久前處決了包括阮玉鸞下屬(包含家屬)
在內34名所謂的「反革命分子」。攝影師艾迪·亞當斯捕捉到阮玉鸞扣動扳機的一刻,憑著
這幀照片,亞當斯奪得1969年度的普利茲獎,同時亦改變了美國人對越戰的看法。

在1975年越戰結束後,阮玉鸞來到了美國維吉尼亞州,並且開設披薩店,至1991年被發現
是亞當斯照片中人而被迫退休,亞當斯憶述阮在最後一次去店裡時,看到洗手間牆上被寫
上「我們知道你是誰,混蛋」。1998年,阮因癌病逝世。

由於這張照片使不少人對美國在越戰中的角色改觀,給人們一個負面印象,因此亞當斯在
阮玉鸞死後,親自向他的家人就他的名聲被詆毀的事致歉,並說「他是一名英雄,美國應
該為他哭泣。我討厭看到人們在不了解他的情況下這樣對待他」。亞當斯在給阮玉鸞的悼
詞中寫道:「他殺死了越共,我則用相機殺死了他。即使沒有篡改,照片也會撒謊,它只
是一半的真相。這張照片沒有說的是:『假如你是那位將軍,在那天炎熱的日子裡,面對
著剛被捕的所謂壞人,他剛剛才殺死一個、兩個、三個美國士兵....』」




在西貢市外,兩個越共營襲擊了隆賓兵站的美國後勤和總部大樓。 邊和空軍基地被一個越
共營襲擊,而相鄰的南越軍第三軍總部則是另一個目標。該市西北部的新山一(Tan Son
Nhut)空軍基地遭到三個越共營的襲擊。準備運到峴港的南越軍一個戰備傘兵營,改為直接
就地行動,支援美國空軍的第377安全憲兵中隊和美國陸軍第4騎兵團第3中隊,制止越共的
襲擊。共有35個北越軍 / 越共營參加西貢市的襲擊,其中許多是在首都或周遭生活和工作
多年的秘密幹部。到黎明時,市中心的大部分襲擊都已被滅除,但是越共和美(盟)軍之間的
激烈戰斗在市中心西南的普索賽馬場附近的中國街區爆發,該地區是北越軍/越共的集結區
和指揮控制中心。該地區爆發了激烈的戰鬥,破壞了許多家庭。 2月4日,居民被命令離開
這個地區,該地區被宣告為自由交火區。直到3月7日南越軍遊騎兵和北越軍部隊激烈交戰
後,這座城市的戰鬥才告一段落。


1968年3月2日上午,在新山一空軍基地以北4英里(6.4公里)跨宣這個小村莊,美軍第9步
兵團第4營C連找到了越共的火箭發射點時,陷入了一次伏擊。在短短8分鐘內被殺死了48人。
美國部隊聲稱他們也殺死了20名越共。特種部隊士兵高庭(Nicholas J. Cutinha)在跨宣的行為
而被追授榮譽勳章。 明摩斯(Fillmore K. Mearns)將軍稱這場伏擊是“實施伏擊的經典例子”。
第二天,美軍席捲了該地區,他們與越共部隊進行了長達8小時的戰鬥,3名美軍士兵喪生,
同時殺死10名越共。

儘管越共對西貢的襲擊很快被擊退,但到了3月初,嘉定省(越南的省分有多次的變更,當時
的嘉定省環繞在西貢市周遭)附近仍然有20多個越共營,威脅著西貢。儘管越共單位大多數
在進攻中遭受了慘重損失,但他們的存在仍對西貢造成壓力,並阻止了南越政府重新獲取控
制的努力。3月11日至4月7日,美(盟)軍發起了誇雷甚(Quyet Thang)行動清剿西貢周邊地區
。該行動被認為是成功的,美國聲稱殺死了2658名越共,並俘虜了427名。隨後進行的是東
潭I (Toan Thang I)行動(4月8日至5月31日),該行動將清剿行動擴展到第三軍戰術區,
7645 越共被殺和俘虜1708名,南越軍708人喪生,美國損失了564人,其他盟軍則有23人被
殺。

順化
在1月31日有霧的早晨03:40,北越軍迫擊砲擊中了順化市香水河以北的防禦工事,然後繼續
用迫擊砲轟擊,然後北越軍第六團的兩個營進攻。他們的目標是位於皇城內的南越軍第一師
司令部。皇城約三平方英里,由護城河,巨大的石塊砌築成城牆包圍著。由吳長光將軍率領
的人手不足的南越軍防御者設法保住了自己的陣地,但大部分的皇城落入了北越軍手中。在
河南岸,北越軍第4團試圖佔領當地的駐越美軍總部,但被大約200名美國人的應急部隊壓制
在海灣地區。順化市的其餘部分已經被北越軍部隊佔領,北越軍最初有7500名士兵。雙方隨
後都急忙增援部隊。順化戰役歷時25天,成為越南戰爭中歷時最長,最血腥的一場戰鬥之一。


在北越佔領的第一天,美軍情報部門大大低估了北越軍的人數,並且低估了驅逐他們所需要
的兵力。威斯特摩蘭將軍告訴聯合參謀首長,“敵人在順化城內有大約3個連,海軍陸戰隊已
經派遣一個營進入該地區,要將它們清除。後來的最終評估指出,3個美軍陸戰隊營和11個
南越軍的戰鬥營和北越軍第六團在內的至少8個北越營戰鬥,還不包括城外的大量北越軍部
隊。

由於在順化沒有駐紮美國軍隊,美軍的救援部隊不得不從富拜(順化東南方八公里)戰鬥基地
出發。在濛濛細雨,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和南越軍第一步兵師和南越軍陸戰隊的士兵,
逐街逐戶的清理北越軍士兵,城市巷戰這是一種很致命和破壞性的戰斗形式,美軍朝鮮戰爭
首爾戰役以來,就一直沒打過此類型的戰鬥,雙方都沒有接受過這種訓練。由於惡劣的天氣
,後勤問題以及城市的歷史和文化意義,美軍沒有立即像其他城市那樣,廣泛的實施空襲和
砲擊來反擊。

順化市周圍的越共部隊包括六個主力營,該地區還有兩個北越軍的團。隨著戰鬥的進行,從
溪生基地附近重新部署過來的三個北越軍的團,作為增援部隊到達。北越進攻順化市的計劃
有密集的準備和偵察。 1月31日,原本計畫一支五千人的部隊將打擊190多個目標,包括河
兩岸的每個政府和軍事設施。其他部隊將封鎖美軍和南越軍的增援路線,主要是1號公路。
一半以上的南越軍第一師正在休假,北越軍指揮官們相信,順化市的居民將參加這場戰鬥,
成為總起義的一部分。

在順化市郊外,美國第1騎兵師和第101空降師的部隊,和北越軍/越共進行了戰鬥,以封鎖
北越軍的出入口並切斷其補給和增援路線。在這場爭奪戰中,有16至18個北越軍的營
(8,000-11,000名士兵),參與了爭奪道路的戰鬥。北越軍的兩個團已經急行軍從溪生移動
到順化來參加戰鬥。在二月的區間中,美(盟)軍逐漸向這個城市進發,該城市在經過25天的
激烈戰鬥後,才又重新被佔領。直到2月25日,南越軍第一師第三團第2營的士兵,在完美
和平宮(昔日的皇宮),升起南越國旗時,美國和南越軍才宣布奪回該市。

在激烈的戰鬥中,美軍估計,在城市及周邊地區,北越軍/越共有1,042~5,000人喪生,有
89人被俘。戰鬥期間有216名美軍死亡,1,609人受傷。 134名南越軍陣亡,2123人受傷,
31人失踪。在這場戰鬥中,有5800多名平民喪生,城市中原來有14萬居民,其中的116000
人無家可歸。戰鬥結束後,順化市建物的40-50%被摧毀。

奪回城市後,順化市民眾發現了幾個萬人塚(最後一個是在1970年發現),引發了爭議,
這些爭議並沒隨著時間流逝而沒有減少。受害者要么被毒打,要么被槍殺致死,或者只
是活埋。南越的官方解釋是,在北越軍/越共最初佔領該城市期間,它迅速而有系統地進
行圍捕(以再教育為幌子),然後處決多達2800名他們認為可能敵對的南越平民。被逮
捕的人包括南越軍事人員,現任和前任政府官員,當地公務員,教師,警察和宗教人物
。歷史學家岡瑟·路易(Gunther Lewy)聲稱,一份俘獲的越共文件說,共產黨人“消滅了
1,892名公務員,38名警察,790名軍人。”北越軍官布廷(BùiTín)後來說,他們的部隊
確實圍捕了“反動派”俘虜,本來要運往北方,但在戰場上的緊急情況下,當地指揮官為了
權宜之計處死了他們。


吳長光將軍認為,俘虜是共產黨人處決的,目的是保護已經曝光的越共間諜的身份。萬人
塚中可能永遠無法確切知道順化民眾死亡的真實情況,但是根據已捕獲文件的證據和證人
的證詞,墳墓中大多數受害者是北越軍和越共處決的。

溪生

在其他攻勢開始之前,1月21日就已經先開始對溪生基地襲擊。對溪生襲擊,可能有兩
個目的,一是真正想奪取這個陣地,但也有可能只是為了轉移注意力,將美國的注意力
和部隊,從沿海城市吸引到山地的偏遠地區,做為一種欺騙手段。不過,在威斯特摩蘭
看來,不管是哪種目的,該基地存在的目的,是利用這個基地吸引北越人集中而長期的
對抗,這個基地因為位置偏遠,可允許美軍大規模的使用兵力、大砲和空中空襲。1967
年底,駐越美軍已將機動營的近一半都移入了第一軍戰術區,因為他們正期待著這樣的
戰鬥。


威斯特摩蘭和美國媒體都廣泛宣傳了這一行動,不過,媒體常常將溪生戰役與奠邊府戰
役兩者比較,奠邊府戰役是武元甲將軍在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期間,圍攻法國基地,並
最終打敗法國人取得勝利。威斯特摩蘭知道阮志清(Nguyen Chi Thanh)對大規模行動
的偏愛,威斯特摩蘭認為這將是阮清志想複製一次自己的“奠邊府”勝利。


溪生有6,0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陸軍和南越軍防御者,被2至3個北越軍師包圍,北越
軍總共約20,000人。在1月21日持續到4月8日的包圍中,美(盟)軍遭到了猛烈的迫擊砲
、火箭和大砲轟擊,並在外圍地區有零星的小型步兵襲擊。但是,除了在朗威(Lang Vei)
的美國特種部隊營地被佔領外,溪生基地從未有過重大地面突擊,戰斗在很大程度上成為
美國和北越砲兵之間的對決,加上美國的大規模空襲。到包圍行動結束時,美國空軍、海
軍陸戰隊和海軍飛機丟下了39179噸炸彈,以防禦基地。

通往基地的陸上供應路線已被切斷,由於北越軍的防空砲火非常猛烈,使貨運飛機的空中
補給變得極為危險。多虧了採用戰鬥轟炸機和大量補給直升機混和的高速“超級傻瓜”
(Super Gaggles)創新戰術,以及空軍C-130採用創新的LAPES投放方式,空中補給從未停
止。


當春節攻擊開始時,駐越美軍司令部擔心溪生基地會遭遇大規模進攻。在南越軍第一軍,
由於擔心共產黨軍襲擊,春節的休假被取消了。溪生基地附近斷斷續續的戰鬥繼續進行
著。威斯特摩蘭一直堅信著北越軍想佔領溪生基地,即使在西貢的戰斗,更實際的發生
在他的周圍。2月1日,當春節攻勢達到頂峰時,他還寫了封備忘錄給幕僚,該備忘錄說
:“敵人正試圖混淆這一問題……我懷疑北越軍希望轉移人們對春節攻勢的注意。但最大
威脅的地區是第一軍的北部(溪生基地)。我提醒大家不要感到困惑。”

最後,由第1騎兵師的所有三個旅發起的一次主要的同盟救援行動(飛馬行動),於4月8日
到達溪生基地,但是北越軍部隊已經撤離該地區。雙方都聲稱這場戰鬥已經達到了預期的
目的。 駐越美軍司令部(MACV)估計有5,500名北越士兵被打死,受傷的更多。在1967年11
月1日至1968年4月14日的整個戰鬥期間,有730名美國人喪生,2,642人受傷。溪生基地後
來於1968年7月5日關閉,因為人們認為該基地的戰略重要性已經不如以前。(為了和平談判
,降低戰鬥的激烈性)

之後
除了西貢和順化掃蕩行動外,第一次進攻已於2月第二週結束。美國估計,在第一階
段(1月30日至4月8日),大約有45,000名北越軍 / 越共士兵被殺,無數人受傷。多年
來,這個數字一直過分樂觀,因為它代表了這場戰爭投入兵力一半以上。斯坦利·卡諾
(Stanley Karnow)聲稱他於1981年在河內也證實了這一數字。威斯特摩蘭本人估計
的數字較小,估計有32,000名北越軍/越共部隊被殺,另有5800人被俘。南越軍在行動
中喪生2788人,8299人受傷,587人失踪。美國和其他盟軍的死亡人數1,536人,受傷
7,764人,失踪11人。

北越
河內領導層對進攻結果感到沮喪。他們的第一個也是最雄心勃勃的目標是引發南越人民
的全面起義,但最終以慘敗告終。大約有85,000–100,000的北越軍 / 越共部隊參加了最
初的突擊和後續階段。總體而言,在1967年的“邊境戰役”和為期9個月的冬春戰役中,
行動中有45,267名北越軍 / 越共部隊被殺。


河內低估了美(盟)軍的戰略機動性,使他們可以迅速地部署到受威脅的地區;北越軍/越共
的戰鬥計劃過於複雜且難以協調,1月30日的襲擊充分證明了這一點;他們違反集中原則,
四處發動攻擊,而不是將部隊集中在幾個特定目標上。因此,他們的部隊零碎使用,很容
易被擊敗了;發動大規模的攻擊有利美(盟)軍的優勢火力可以發揮;最後一點是,整個戰役
基於錯誤的假設。陳文茶將軍說:“我們沒有正確評估自己與敵人之間兵力的差距,沒有充
分認識敵人有相當大的能力,而我們的能力有限,計畫超出我們的實際能力。


北越軍 / 越共對農村的控制權取得了一些成功。根據美國國務院的資料,越共使“和平與安
撫計畫實際上是行不通的。在湄公河三角洲和其他越共控制的區域,越共現在比以往更強
大。” 惠勒將軍報告說,這個攻擊讓平亂綏靖計劃都停了下來,並且“在很大程度上,越共
現在控制了農村”。但這種狀況並沒有持續下去。南越軍和美軍的強烈反擊,導致北越軍/
越共喪失很多土地並導致嚴重的人員傷亡。


越共遭受的沉重損失傷害到十多年苦心經營的核心基礎。 駐越美軍司令部估計,1968年
全年有181,149名北越軍 / 越共部隊被殺。根據陳文茶將軍的說法,1968年的春節攻勢,
有45,267名北越軍 / 越共士兵被殺。從此以後,河內被迫以北越正規軍填補了近70%的越
共部隊。臨時革命政府的司法部長張如磉表示,春節攻勢讓越共的力量大幅消退,而南越
官方的戰爭歷史指出,到1969年,南越已經幾乎沒有共產黨控制的領土(“解放區”) 。整
個1968年下半年,在春節攻勢和隨後的美軍和南越軍,在農村地區進行的“搜索並占領”
(Search and Hold)行動之後,越共的招聘能力或多或少被消滅了;北越的官方戰爭史後來
指出:“我們無法維持前幾年的招募水平。1969年,我們僅能在第五區招募1,700名新兵
(而1968年則招募了8,000人)。交趾支那地區(沿海地區),我們只招募了100名新兵
(1968年為16,000人)。北越官方史還指出,“由於我們的武裝部隊損失慘重,游擊隊的
活動也減少了。” 但是,這一變化對戰爭的總體結果影響不大,因為與越共部隊相比,北
越軍在彌補人員傷亡方面幾乎沒有困難。(北越應是徵兵制)一些西方歷史學家有些相信,
這場攻勢的北越共產黨有一個陰險的動機,是為了消滅共黨內部競爭的南方派系,讓北方
人有更多的控制權。

"老實說,我們沒有實現主要目標,利用攻勢來刺激南越民眾的起義。儘管如此,我們給美國
人及傀儡政權造成了沉重的人員傷亡,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大收穫。至於對美國的影響,這不是
我們的意圖,但結果卻是幸運的。"


5月5日,領導人之一長征上台講話,向共黨代表講話,譴責黨內的激進分子和想快速勝利所
付出的代價。他的長篇大論演說引發了四個月的黨內領導層認真辯論。作為“大規模攻勢”和
“快速勝利”派別的領導人,黎筍遭到了嚴厲的批評。 8月,長征的報告被河內廣播電台接受
,出版和播放。他幾乎是單槍匹馬的改變了一個國家的戰爭戰略,使自己成為共產黨的意識
形態上的主導者。同時,越共改稱自己為南越共和國臨時革命政府,並以該名義參加了未來
的和平談判。


黎筍派傾向於採取迅速,果斷的進攻手段,使南越-美國的反應癱瘓,後來被武元甲和長征
的意見所取代,後者贊成採用持久的游擊戰戰略。高強度,常規的大部隊戰鬥被規模較小
的快速進攻和快速撤離行動所取代,在建立機械化和聯合兵種能力的同時,可以不斷向
美(盟)軍施加壓力。人民起義或人民戰爭的概念被放棄,將游擊隊和傳統武力結合成更有
效的戰役。在此期間,北越軍經歷重大的戰略重組,組裝成一支有能力的聯合兵種部隊,
同時繼續以輕型步兵部隊對美國/ 南越軍施加壓力。 1969年4月5日,根據河內修改後的戰
略,南越的越共司令部向下屬單位發布了第55號指令:“不會有冒進的進攻嘗試,拿整體的
軍事力量來冒險。相反的,我們應努力為未來的戰役,保留我們的軍事能力。”


在北越軍的官方歷史上,將春節進攻的第一階段,描述為“偉大的戰略勝利”,“殺死或驅散
了15萬敵軍,包括43,000名美國人,摧毀了南越34%的美國戰爭補給品,摧毀了4,200個
戰略村,並解放了140萬人的南越人民。”

南越
南越在進攻期間及之後,都是動盪不安的國家。隨著衝突首次進入西貢市,更加深了悲劇。
全國各地隨著政府軍撤回,以保衛城市地區,越共填補了農村的真空。進攻期間目睹的暴力
和破壞,給南越平民留下深深的心理傷痕。對政府的信心動搖了,因為春節進攻似乎表明了
,即使在美國的大力支持下,南越政府還是無法保護其公民。

南越所損失的人力和物力成本驚人。政府估計平民死亡人數為14,300,另有24,000人受傷。
這次攻擊產生了63萬新難民,先前因戰爭而流離失所,已經有80萬難民。到1968年底,每
十二個南越人中就有一個生活在難民營中。在春節戰鬥中,超過70,000座房屋被摧毀,多達
30,000多間的房屋被嚴重破壞,該國的基礎設施,實際上已被摧毀。南越軍儘管表現比美國
人預期的要好,但士氣還是低落。逃兵率從春節攻勢之前的每千人10.5人,增加到7月份的每
千人16.5人。1968年成為南越軍最致命的一年,有27,915人喪生。


此外,除了美軍為了要從北越軍 / 越共奪回城市的戰鬥,造成市區大量平民傷亡。農村中
越共戰鬥人員因為曝露了他們的據點,也受到攻擊。瑪麗蓮·B·揚(Marilyn B. Young)寫道:
"隆安省為例,當地共黨游擊隊參加了5月至6月的攻勢,游擊隊被分為幾個分隊。一個分隊
中有2018個隊員,但只有775個倖存了下來;在另個分隊1,430個隊員中,損失了640個。
該省還遭受了一位歷史學家所說的“天空中的美萊村屠殺” –不間斷的B-52轟炸。

然而,在春節攻擊之後,阮文紹政府展現新的決心。 2月1日,阮文紹總統宣布戒嚴,6月
15日,國民議會通過徵兵法案,希望在年底之前,全面動員人口,並吸引20萬名士兵徵兵
入伍(第一次該法令在一月份提出來,由於強烈的政治反對,未能通過)。這一員額增加,
將使南越軍的兵力超過900,000人。也很快進行軍事動員,反腐敗運動,和行政改革。阮
文紹總統還建立了一個國家恢復委員會,監督難民的糧食分配,安置和住房建設。南越人
民表現出的新決心,使政府和美國人都感到鼓舞。許多城市居民對共產黨在春節期間發動
攻擊感到憤慨,這使許多以前冷漠的人,現在積極支持政府。記者,政治人物和宗教領袖
,甚至是激進的佛教徒,都對政府的計劃都表示支持。


阮文紹總統看到了鞏固個人力量的機會,於是他抓住了機會。他唯一的、真正的政治對手
是前空軍司令阮高祺副總統,他在1967年的總統選舉中被阮文紹擊敗。在春節攻勢之後,
支持阮高祺的軍人和官員被迅速撤職、逮捕、或被放逐。對南越新聞媒體的鎮壓也隨之而
來,前總統吳廷琰的官員重返政府和軍事高層職位。到1968年夏天,阮文紹總統在南越人
中贏得了很高的聲望,部份人士開始稱他為“小獨裁者”。

阮文紹總統對他的美國盟友也非常多疑,不太相信美國人(像許多南越人一樣)也被攻勢
嚇了一跳。他向來訪的華盛頓官員心有懷疑的詢問:“現在一切都結束了,你知道越共會
攻擊,不是嗎?"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在3月31日單方面決定,限制轟炸北越。
這證實了阮文紹總統早已擔心的事情,即是美國人會把南越遺棄給共產黨。對阮總統而言,
轟炸的停止和與北方開始談判,並沒帶來戰爭結束的希望,而是“因恐懼而追求和平”。他
在7月18日在檀香山與約翰遜會面後才感到高興。約翰遜申明,西貢將成為所有談判的正
式夥伴,美國不會“支持聯合政府或任何其他形式的政府”。

美國
春節攻勢在約翰遜政府內部造成了一場危機,美國的越戰政策變得越來越無法說服美國公
眾,春節攻勢對美國的越戰政策,是一次重大失敗。政府和五角大廈所作的樂觀評估,受
到了嚴厲的批評和嘲笑,而1967年開始的“信譽差距”(民眾不信任政府),擴大到了一個無
法彌補的鴻溝。

在春節進攻時,儘管總統和軍事領導人保證美國正贏得戰爭,但主流媒體和大多數美國公
眾都認為美國及其盟國,並未贏得戰爭。儘管北越軍 / 越共在春節戰鬥期間,損失了大約
30,000名最好的部隊,但他們還是能利用北越的新兵來代替失去的人員。在春節戰役後的
第二年,1969年,美國喪生11,780人,是戰爭中第二高的年度。這清楚地表明,儘管北越
在春節進攻中失利,但北越仍能夠持續的採取進攻行動。大多數美國人對如此多的人員傷
亡已經感到厭倦,而且沒有證據能表明,戰爭在可預見的未來可停止。哥倫比亞廣播公司
晚間新聞的主播,二次大戰的退伍軍人沃爾特·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於3月份時,
在越南的特別新聞報導中稱,談判是一種光榮的出路。

戰場上回饋到美國本土的衝擊持續擴大:1968年2月18日,駐越司令部在創下了一周來美
國最高的傷亡數字:543人喪生和2547人受傷。即使經過春節攻勢激烈的戰鬥,1968年成
為美軍戰爭中最致命的一年,整年有16,592名士兵被殺。2月23日,美國兵役的系統,宣
布要徵召48,000名士兵,這是戰爭中第二高的人數。 2月28日,國防部長羅伯特·麥納
馬拉(Robert S. McNamara)卸任,他在1964-1965年的戰爭升級中擔任國防部長,但最
終因他反對戰爭所以卸任。

要求擴增部隊
在2月的前兩週,威斯特摩蘭將軍和惠勒將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就越南增兵的必要性
進行了溝通。威斯特摩蘭堅持認為,他只需要在美國國內或計劃部署的部隊,提早部署即可。
但惠勒在溝通時,有一段不太明顯、隱晦的詞語,令他感到困惑。當時惠勒強調說,白宮可
能放鬆攻擊限制,可能允許美軍在老撾,柬埔寨甚至北越領土上行動。 2月8日,威斯特摩
蘭受到誘惑,答复說,“如果在老撾的行動可以得到授權,他需要(可以使用)另一個師的兵
力。” 惠勒挑戰了威斯特摩蘭對局勢的評估“總之,如果您需要更多的部隊,請現場指揮官評
估。”

惠勒的說法表現出美軍受越南承諾的嚴重壓力的影響。越南承諾,是在不動員後備部隊的
前提下進行的。聯合參謀首長已經一再要求全國動員,他們要為戰爭可能加劇的狀況做準
備,但也要確保美國的儲備能量不被耗盡。通過隱晦的命令,希望威斯特摩蘭要求更多的
部隊,惠勒試圖解決兩個緊迫的問題。威斯特摩蘭2月12日提出10500名士兵的緊急需求:
“我迫切需要……時間至關重要”。這和駐越美軍司令部先前的評估充滿了樂觀、充滿信心的
語調差異很大。 2月13日,先前授權的10,500名美國空降部隊和海軍陸戰隊被派往越南南部。
隨後,聯合參謀首長建議約翰遜總統,拒絕MACV要求的師級增援,除非總統願意召集了
1,234,001名的海軍和陸軍後備役人員。

約翰遜於2月20日向派遣了惠勒到西貢去,以確定對進攻的軍事需求。惠勒和威斯特摩蘭都
興高采烈,鷹派的克利福德(Clark Clifford)可能取代麥克納馬拉成為新的國防部長,軍方
最終可能會獲得擴大戰爭的許可(採取攻勢)。但是,惠勒的出差報告中沒有提及任何新的議
題,甚至包括預備役的徵召也沒有提及。他以嚴肅的語氣,暗示威斯特摩蘭提出206,756人
的增兵要求,增兵是個至關重要的軍事需要。威斯特摩蘭在回憶錄中寫道,惠勒有意隱瞞此
是他主動暗示的,他想將徵召預備役的問題強加給總統。


2月27日,約翰遜和麥納馬拉討論了擬議的增兵計劃。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將需要在1969財
政年度增加大約40萬人的兵力規模,並增加支出100億美元。在1970年可能增加150億美元
的開支。預算擴增是一個迫切而緊急的問題。在整個1967年秋季到1968年春季,美國一直
努力應對該時期“最嚴重的金融危機之一”。在沒有新的稅收來源或削減政府預算下,美國
將面臨更高的通貨膨脹“以及金融貨幣體系可能崩潰”。約翰遜的朋友克利福德(Clifford)
擔心美國民眾對越戰升級的看法:“我們如何避免產生一種感覺,就是軍隊有升高戰爭的需
求,我們不能扯部隊的後腿,但又必須制止它們升高戰爭。”

根據五角大廈文件,美國的越戰政策“已經到達了道路的交岔點,其他的選項脫穎而出。” 滿
足惠勒的要求,意味著美國想盡辦法,想達成美國對南越的軍事承諾。 “ 否認增兵的需求或
維持現役部隊的規模,表明了美國對南越的軍事承諾已達到上限。”

再評估
為了評估威斯特摩蘭的要求及對國內政治的可能影響,約翰遜總統於2月28日召集了“克利福
德小組(政治顧問小組)”開會,並責成小組成員進行全面的政策重新評估。一些成員認為,進
攻代表了以美國方法及條件來擊敗北越,而另一些成員則指出,雙方都無法在軍事上獲勝,
北越還是可以和任何規模的美軍增兵相匹敵。停止對北越的轟炸,或者改變戰略,都不是尋
求勝利的方法。讓美軍力量持久一點,以設法達成談判。如果要達成談判,則不能有太積極
的戰略,這樣也可保護越南的人民,避免它們死傷太慘重。這個分裂的小組於3月4日發表最
終報告裡面陳述到“越戰很可惜未能抓住機會,改變他的方向……現狀下,似乎建議我們繼續
沿同一道路繼續下去,而不是停下來。”

3月1日,克利福德(Clifford)繼麥納馬拉(McNamara)出任國防部長。克利福德是個堅定
支持越南承諾的人,並且反對麥納馬拉的逐步降級--最終退出戰爭的觀點。克利福德說:“簡
單的事實是,軍方未能盡其所能地做好他們的職責。”春節攻勢的結果和克利福德小組的會議
結論,使他覺得戰爭降溫--達成政治談判是美國的唯一方案。他認為,部隊的增加只會導致
更加僵持的戰局,他並在政府組織中尋找其他人來協助他,幫忙說服總統。他想避免局勢升
級。將美軍兵力維持在55萬人的水平、尋求與河內進行談判,越南人應該承擔責任,自己為
自己的前途和北越戰鬥。克利福德悄悄地尋求盟友,並受到所謂的“ 8:30集團”的協助-當中有
尼采(Nitze),沃克(Warnke),古爾丁(Goulding,國防部公共事務助理部長),艾爾西(Elsey)
和空軍上校珀斯利(Pursely)。

2月27日,國務卿魯斯克(Dean Rusk)提議對北越停止部分轟炸,並將和河內展開談判。3月
4日,魯斯克重申了該提議,並解釋說,在雨季時轟炸的效果較差,因此不會有任何軍事效果
的差異。但是,這是一種政治手段,因為北越可能會再次拒絕談判,就此將責任推給北越,
“短時間內放開我們的手……將責任牢牢地放在河內的身上。”

在審議這一魯斯克的問題時,軍隊的增兵要求被洩露給新聞界,並於3月10日在《紐約時報》
上發表。文章還表示,增兵的要求已在政府內部產生認真的辯論。根據這份報導,許多高級
官員認為,將美國軍隊人數增到和共產黨軍隊一樣的人數,軍事狀態還是只能保持僵局。報
導接著說,官員們在私下里說:“態度發生了廣泛而深刻的變化,感覺已經達到了政策的分水
嶺。”


關於新聞媒體如何使春節攻勢,變成公眾對戰爭認知的“轉折點”,歷史學家對此發表了很多
看法。受歡迎的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主播克朗凱(Walter Cronkite)在2月27日的新聞播
報中說:“我們經常對美國領導人在越南和華盛頓的樂觀情緒感到失望,以至於不再對他們
在黑暗的烏雲中找到一線希望充滿信心”,並補充說:“我們陷入僵局,只能通過談判而不是
勝利來結束這場戰爭。”然而,大多數美國人並沒有因為這次攻擊而灰心喪志,而是團結到
了總統這一邊。蓋洛普(Gallup)在1968年1月進行的一項民意測驗顯示,接受調查的人中
有56%認為自己是戰爭的鷹派,有27%認為自己是鴿派,剩下的17%的人沒有意見。到2月
初,在進攻第一階段的高峰期時,有61%的人宣稱自己是鷹派,23%是鴿派,和16%的人
沒表示意見。約翰遜在攻勢期間或攻勢後並沒有向媒體發表任何評論,給公眾留下了猶豫
不決的印象。正是由於缺乏溝通,公眾對他的戰爭政策的不支持率上升。到2月底,他的支
持率從63%降至47%。到3月底,公眾對美國在越南軍事政策,充滿信心的比例從74%降
至54%。

到3月22日,約翰遜總統通知惠勒將軍“忘掉10萬人”。總統和他的幕僚對較少增兵的版本,
正進行細部計畫,他計劃召集62,000名預備役人員,其中13,000人將被派往越南。三天后
,在克利福德的建議下,約翰遜總統召集了一個“智者”的秘密會議。該小組的成員以前都被
視為戰爭中的鷹派。小組由魯克斯Rusk,惠勒Wheeler,邦迪Bundy,羅斯托Rostow和克利
福德Clifford組成。多數人對會議的最終評估感到震驚。據克利福德說,“多數人不再僅僅考
慮越南了。” 五角大廈的文件稱,除四名成員外,所有成員都要求脫離戰爭,使總統“深受
震撼”。該小組的建議對說服約翰遜總統減少對北越的轟炸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約翰遜對最近的越戰發展感到沮喪。《紐約時報》的反對越戰的文章是在民主黨新罕布什
爾州初選前兩天發布的,總統在民主黨初舉中遭受了意外的挫折,支持度次於麥卡錫參議
員。隨後不久,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也宣布他將參加民主黨總統提
名的競選,這進一步表示"春節攻勢"後,約翰遜政府的支持度急劇下降。

總統將於3月31日就越南政策在電視上發表講話,並說明對增兵要求和軍事局勢的反應。
到3月28日,克利福德一直努力說服他,要淡化強硬的言論,並將兵力維持在目前的水平,
並提出魯斯克(國務卿)的轟炸/談判(停止轟炸開啟和平談判)提議。令克利福德感到驚訝的
是,魯斯克和羅斯托(兩位以前都反對過戰爭降級),並沒有反對克利福德的建議。3月
31日,約翰遜總統在電視講話中宣布停止單方面(部分)轟炸。然後,他放棄競選連任,震
驚了整個國家。令華盛頓感到驚訝的是,河內於4月3日同意並宣布將進行談判,談判定於
5月13日在巴黎開始。


6月9日,約翰遜總統宣布艾布拉姆斯將軍接替威斯特摩蘭出任MACV(駐越美軍援助)司令。
這個決定是在1967年12月就已經做出的,威斯特摩蘭被任命為陸軍參謀長,但許多人將他
的升職視為對春節攻勢的懲罰。艾布拉姆斯的新戰略很快透過,關閉“戰略性的” 溪生基地
和結束師級的“搜索並摧毀”行動而調整。"戰勝北越"的討論也消失了。艾布拉姆斯的新“一
次戰爭”政策,將焦點集中在南越軍(通過越南化)接管戰鬥,安撫農村和破壞共產黨軍隊
的後勤能力上。新上台的尼克松總統新政府,則監督美軍的撤離和談判的繼續。

階段二
為了進一步增強在5月13日開幕的巴黎會談中的政治立場,北越於4月下旬開始了總攻勢的
第二階段。美國情報機構估計,北越在2月至5月之間在胡志明小徑上撤回了50,000人,以
彌補先前戰鬥中的損失。一些耗時最長和最殘酷的戰爭於4月29日開始,一直持續到5月30
日,當時北越軍320師的8,000名士兵在大砲的支援下,跨過DMZ(停戰線)威脅美國在廣治省
的補給基地東河(ĐôngHà),在被稱為大同戰役(Battle of Dai Do)中,北越軍和美國海軍陸戰
隊,美國陸軍和南越軍都發生嚴重戰鬥。根據美軍 / 南越軍的估計,盟軍有290名士兵死亡和
946名傷者。北越軍據估計損失了2,100名士兵。

在5月4日凌晨,北越軍 / 越共部隊發起了第二次的進攻(被南越和美國人稱為“ Mini-Tet”小
型春節攻勢),在整個南越境內(包括西貢)打擊了119個目標。但是這次,美(盟)軍的情報
準備的更好,消除了奇襲的元素。大多數共產黨部隊在達到目標之前,就被盟軍的防衛部隊
攔截。有13個越共營設法跨過警戒線,使首都再次陷入混亂。在富蘭和新山一基地發生了激
烈的戰鬥(盟軍花了兩天時間才打退第267 越共本地營)。但是到5月12日,一切都結束了。
越共軍從西貢地區撤退,造成3,000多人死亡。

在西貢的戰鬥很快就沉寂了。北越軍第二師在第一軍戰術區的廣治省,攻擊肯都的一個特種
部隊邊境監視營地,有1,800名美國和ARVN部隊被包圍,並受到猛烈攻擊。美軍司令部為避
免出現類似溪生的局勢時,在北越軍猛烈的攻擊時,美軍和南越軍被空運撤離,將營地留給
北越。


北越軍 / 越共於5月25日返回西貢,對城市發動了第二波襲擊。這一階段的戰鬥與春節攻勢
和“迷你春節攻勢”不同,沒有美國設施受到攻擊。在這一波行動中,越共部隊錯誤地認為
自己不會受火砲和空襲的襲擊,他們佔領了六座佛教寶塔。最激烈的戰鬥再次發生在肖龍區
(Cholon)。 6月18日發生了一件值得注意的事件,當時越共坤潭團(Quyet Thang)的152名士
兵投降南越軍部隊,​​這是戰爭中最大的共產黨軍隊投降。這些行動給西貢市居民帶來了更多
的死亡和痛苦。另有87,000人無家可歸,另500多人平民被殺,另有4,500人受傷。在第二階
段的一部分(5月5日至5月30日),美國的人員死亡為1,161人,受傷3,954人。

階段三
第三階段於8月17日開始,涉及第一,第二和第三軍戰術區的襲擊。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
波行動中,只有北越部隊參與,目標本質上是軍事性的,對城市目標的攻擊不那麼明顯。在
主要的進攻之前,發動了對西寧(Tây Ninh),安盧克(An Lộc)和祿寧(Loc Ninh)的邊境城鎮的
襲擊,這是為了從城市吸引防禦部隊而發起的。美軍陸戰隊布魯克行動(Allen Brook)搶先
打擊了峴港(Da Nang)。三個北越軍的團繼續邊境清理行動,對美國特種部隊在距柬埔寨
邊境五公里的廣德省布普朗的營地施加了沉重壓力。戰鬥持續了兩天,北越軍最後失去的訊
息。這場戰鬥造成776名北越軍 / 越共傷亡,114名南越人和兩名美國人損失。


在此階段,西貢再次遭到襲擊,但襲擊持續時間較短,北越軍/越共再次遭到擊退。就MACV
而言,北越軍/越共八月進攻,是一次“慘敗”。在五個星期的戰鬥中,在北越軍/越共失去了
20,000名士兵,在“最後決定性階段”還是沒有實現預期的起義和大規模叛逃。然而,正如歷
史學家羅納德·斯佩克特(Ronald Spector)指出的那樣,“共產黨軍隊的失敗既不是最終的
、也不是決定性的”。

在這些行動中,北越軍 / 越共部隊遭受了可怕的人員傷亡和痛苦。所有的鮮血和努力都沒
有任何明顯的軍事收穫可以證明此番努力是有價值的。 1969年上半年,有2萬多名北越軍
/ 越共部隊像美(盟)軍投降,比1968年增加了三倍。
Reply

Use magic

148

Threads

189

Posts

193

Credits

Administrator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Author| Post time 2020-11-30 11:43:02 | Show all posts
軍事指揮官的理解架構的兵、武、術、略、執、氣。

我提出這個理解架構,是希望告訴軍事指揮官,面臨一場戰爭或戰役,可以依照這個
架構,在各個面向做自己能做的最好準備。

但是從寫一個歷史事件的角度來說,我不可能將"當時"的軍事指揮官如何考量這些面向
中的議題的心路歷程,說得一清二楚,只能選擇性的就我閱讀的資料,挑選一些比較有
趣、或值得注意的議題來加深讀者的印象。請讀者注意這些前提。


兵力
本來我寫這個段落,潛意識的想法,是把它當成影響戰爭勝負的因素在討論,但這
幾個月另外有個想法,或許應該從執行任務的指揮官角度切入此問題,也許可以帶
給想學習的人,提供更多刺激想像的線索。

1968年的春節攻勢、1972年的復活節攻勢,是戰局還是在僵持時,北越/越共兩個
唯二的大型攻勢。兩個計畫,北越/越共都動員十萬人的人數規模。先不談1968年
的春節攻勢,越共慘敗的事實。我想先導引到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攻擊者的遍地烽
火問題,另一個是防禦者的反應彈性問題,這其實是同一個問題的兩面。春節攻勢
的計畫主軸是利用大規模的各地抗爭,引發各地民眾隨越共的攻擊而起義,推翻南
越政權。當然我們知道結果是北越/越共失敗了,但我並不想評論北越的想法太天
真(雖然這是一般人很直覺的想法),因為中國推翻清朝的革命(或很多推翻專制政權
的革命),都是民眾跟隨革命(黨)的起義,才推翻滿清(君主式)的政權,兩個案例一
者成功、一者失敗,代表我們應該深入研究差異,才能去評論行動計劃的可行性,
但我認為那應該是一篇仔細研究的專文,和這邊的主題差異太遠,先略過不談。

因為這個行動計畫有民眾起義的前提,因此每個地區行動的人數夠不夠,就很難
討論。但對一個軍事行動的策劃者來說,備多力分,永遠是個大忌。但因為我不
能斷定你未來的行動,也不能知道你的實際狀況,因此我只能說,從這個案例來
看,純軍事計畫的遍地烽火,只會讓你的部隊白白去送死而已。希望所有的行動
計劃者,不敢說引以為鑑,但希望這個案例至少要留在心裡。

得益於韋揚中將的建議,美軍好運氣的將15個美國營從柬埔寨邊境重新部署回西
貢郊區,但是對比美軍當時的直升機載運部隊的機動能力,一個營從柬埔寨邊界
搬回西貢,如果戰術機動,應該也只是幾小時,十五個營應該幾天就能運完,雖
然一個營的運動,不僅載人,還有很多的配套,但我認為影響較大的是攻擊方的
攻擊計畫,對南越軍/美軍的彈性防禦能力來說,差異應該不大。

在拿破崙時代的雙腳行軍運動中,空間距離的行軍時間差,讓拿破崙的內線運動
爭取敵軍向心運動的時間差,讓他的軍隊得以各個擊破不同時間差來到的敵軍
(多國盟軍),但是現代的軍隊,最少都是摩托化的行軍,每小時的行軍速度已經
不是雙腳的5公里,摩托化縱隊可以提升到30公里,如果是直升機載送可能可以
更快,當然實際的速度是多少? 要看你的部隊配賦的載具狀況。但我想到的是,
或許可以利用敵方快速反應的機動過程,伏擊對方的車隊或機隊,如果地點、
時機選擇的好,或許有機會造成大量傷亡。這或許是被動等待敵方彈性反應的
另一種選擇。

武器與戰術
本次攻擊,北越軍/越共送新的AK-47突擊步槍和B-40火箭榴彈發射器,裝配攻擊
部隊,我想攻擊軍的計畫者也心知肚明,小口徑武器的性能提升,也只能部分的
提高成功率,但對比與美軍/南越軍本來就享有的火力優勢,這個因素不會是決定
性因素,只能是盡力做好能力所及的地方。而且這次的攻擊軍並沒有裝甲、坦克
車的配合,攻擊軍只有人員+小口徑武器,想要攻佔一個強固的防禦陣地,前景
實在不太樂觀。

從戰術面來說,越共本身用的游擊戰術,這次徹底被揚棄為正面攻擊和占領區域
,從戰術本身明確可知,這會讓南越軍/美軍盡情的發揮優勢,若"起義"這個因素
沒有發酵,結果是想當然爾。我想對這個計畫的參謀人員必定是個天人交戰的情
況。免不了的,共產黨內部只能先用反蘇修運動,剪除反對派。作為一名中間層
級軍官,我們也只能期望長官對事物的看法,能夠有正確的認知。這個案例,是
一個說明正確認知非常重要的好例子。但問題的重點在於,在事件沒成為"歷史"
之前,誰能說誰的認知是對的呢?長官既然佔有法定權、強制權,在組織理則上,
就代表更高層的長官,基本上相信他的判斷比你好,從組織行為學來說,除非你"
抗命"(不管是積極抗命或消極抵制),不然你還是要執行他的命令。心理的天人交
戰難免,但你也只能說服自己,"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正如此例中的武元甲,
在能力所及的地方,發揮你的影響力,讓計畫僅可能依照上級的期望成功,先求
不違反上級的直接命令,其次是追求計畫的成功,以這個春節攻勢而言,儘管計
劃失敗了,但額外的效果是,間接的消滅越共,連帶的使越共的領導人減低影響
力,但武元甲到底有沒有算到這一塊,因為可惜的是他沒有親自撰文的回憶錄,
所以這個秘密也只能隨著他進入墳墓了。

註: 有關組織行為學的權力的說明,請參考https://wiki.mbalib.com/zh-tw/%E6%9D%83%E5%8A%9B

戰略
北越軍/越共的戰略意圖
在春節攻勢上,北越發動這場戰役的主要意圖是,引發人民的起義,一舉推翻南
越政權,正如前面所說的,這是上層領導者對局勢的評估太過樂觀,但哲學層次
的問題是"誰"的認知可在"事前"就確定是對的。這可能是永遠無解的題目。這也
是一個軍官在整個職業生涯中,需要不斷去面對的問題。當然各行各業,從事任
何工作,都會有此一問題,但不幸的是,"軍人"這個志業會放大此問題,因為你
或者你的部屬,需要用生命去償付判斷錯誤的代價。


戰役的外溢效果
這場戰役,雖然北越軍/越共的損失慘重,但是對戰爭的實質影響並不大,因為
整個越南局勢,美軍/南越軍也沒有利用越共實力消退的空檔,利用此空檔趁勝
追擊、或者擴大戰果。

唯一的重大影響發生在戰場之外的美國,它造成了人民不信任政府、整個國家
分裂為兩派,間接的使軍事領導人-威斯特摩蘭將軍被撤換,甚至美國總統也宣
布不連任。但我把它放在外溢效果的章節,因為它並不是北越的戰略意圖,這
樣的結果並不是做這個攻勢行動預期的目的,影響的結果或許(民主社會的美國)
是越戰這個僵局必然的過程。

其他項目
越共的影響力下降

某些陰謀論認為,這個攻勢要順便剷除越共組織中,南越人的影響力,當然針對
這點已經太超過軍事範疇,所以我對此點沒有評論。


士氣與執行力

其實我覺得整個北越軍/越共的控制力,非常的好。尤其多數的計畫是對上火力
強大的南越軍/美軍,能夠活著回來的機會只怕不高。對執行部隊的基層軍官來
說,他們要在現地帶領士兵,並執行任務,雖不敢說每個都視死如歸,但絕大
多數還是豁出性命執行任務,很可惜我手頭上沒有北越軍/越共如何控制部隊的
說明資料,我相信若能找到資料,對基層的領導幹部來說,一定是很值得參考
的文獻。但經歷這個慘重的傷亡後,若說沒影響也是不可能的,至少對存活者
或者後進者來說,慘痛傷亡必然會導致士氣下降。第二年(1969年)上半年,有
2萬多名北越軍/ 越共部隊像美(盟)軍投降,比1968年增加了三倍。

Reply

Use magic

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 申請加入會員

Points Rules

Archiver|Mobile|Strategy WarMap  

2024-7-24 20:01 GMT+8 , Processed in 0.046286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