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class="xi1 bm bm_c"> Please select To the mobile version | Continue to access the desktop computer version

Strategy War Map

 Forgot password?
 申請加入會員
戰略
Search
View: 6084|Reply: 1

越南戰爭~1965.11 埃德浪戰役(Battle of Ia Drang)

[Copy link]

148

Threads

189

Posts

193

Credits

Administrator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Post time 2019-12-26 21:34:50 | Show all posts |Read mode
越南戰爭~1965.11 埃德浪戰役(Battle of Ia Drang)
又稱德浪河谷戰役
資料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Ia_Drang

翻譯者: 陶盛濤

文前備註: 本文的英文原文中,對美軍單位習慣使用1/7,2/7,2/5,說明美軍的空中騎兵
單位。其意思是,1/7-> 第七騎兵團第一營,2/7->第七騎兵團第二營,2/5->第五騎兵團
第二營。

註: 在1975春節攻勢一文中,有越南越戰時期的全境圖及省份圖,請自行參考了解相關
的地理位置。

背景
到1965年初,越南南部農村地區的大部分地區受到越共(VC)的有限控制,並受到越來越
多的北越人民軍(PAVN)的支援。越南軍事援助司令部(MACV)的威廉·C·威斯特摩蘭
(William C.Westmoreland)將軍從約翰遜總統那裡獲得了30萬名美國士兵部署的承諾,並
於1965年夏天建立了一支可作戰的美軍部隊。

到1965年,越共軍隊在名義上控制了南越大部分地區,並在西貢地區東北部的中央高地建
立了軍事基礎設施。共產黨軍隊在十年前的第一次印度支那抗法戰爭(奠邊府之戰)中曾在該
地區行動,1954年在萌洋隘口戰役(Battle of Mang Yang Pass)中取得了顯著勝利。進入該中
央高地幾乎沒有可靠的道路,這成為共產黨軍隊形成基地的理想場所。ARVN(南越軍)部隊
的攻擊一般會沿著道路進行。 1965年,大批北越正規軍進入該地區準備進行進攻。從這些
基地向西南方向進攻,有可能將南越一分為二。

到1964年,北越在中央高原建立了所謂的B3前線。到1965年11月上旬,三個北越軍的團
(第32、33和66)和H15地方部隊營已在該地區整合。 B3前線司令員周輝敏少將計畫對
崑嵩(Kon Tum)和普萊庫(Pleiku)的南越軍陣地進行攻擊。普萊庫是南越軍第二軍總部的所
在地,由永璐(Vinh Loc)將軍指揮,他擁有9個南越戰鬥營。四個遊騎兵營,三個空降營和
兩個陸戰隊營。

美國司令部認為這是測試新的空中機動戰術的理想地方。空中機動戰術是一種使用直升機
將一個營級戰鬥單位從營區運送、補給和撤出的一種機動方式。由於一支普通部隊的重型
火炮武器無法跟隨,因此步兵將得到協調的近距離空中支援(近接支援),火砲和空中火箭
炮的支援,並在遠方安排砲兵並由隨營的觀測員指揮。新的戰術是由第11空中突擊師
(測試)在美國開發的,隨後更名為第1騎兵師(空中機動)。該師的士兵自稱為“空中騎兵”
(Air Cavry),並於1965年7月開始在越南中部的雷德克里夫營區(Camp Radcliff)部署。到
11月,該師的三個旅的大多數已準備就緒。

美國部署第1空中騎兵師,使B3前線司令部,提前在10月進行對美國陸軍特種部隊普萊梅
營區(Plei Me,在普萊庫西南方約45公里)的進攻計畫。本來的攻擊計畫是12月。原計畫使
用三個團,因提前緣故,最後僅由32團和33團一起發起攻擊。新計劃是用第33團進攻營地
,而第32團則伏擊從普萊庫派出的南越救援部隊。一旦救援部隊被摧毀,這兩個團就加入
對普萊梅的攻擊並佔領營地。最初的進攻,在美軍的強大空中支援下被擊退了,一支小型
救援部隊在22日上午到達普萊梅營區。從普萊庫6c路線來的主要救援部隊,在第二天18:00
被伏擊。經過兩個小時的戰鬥,伏擊部隊被擊退,但南越軍不願再繼續前進,反而在當地建
立防禦陣地過夜,直到25日黃昏才到達普萊梅的營地。北越部隊則向西撤向楚邦台地
(Chu Pong Massif)。







10月底,北越軍解除對普萊梅營區的包圍後,威斯特摩蘭將軍命令金納德將軍(第1空中騎
兵師)進入進攻態勢,並取得普萊庫省的主動權。最初的攻擊行動是由第1旅進行,11月1日,
他們佔領了普萊梅西南的北越補給站。接下來幾天的交戰跡象表明,北越第66團已經抵達
該地區。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員傷亡,第三旅接替第一旅,移交工作於11月7日至12日陸續完
成。




11月11日,情報部門知道了3個北越團的部署情況:地圖YA9104附近是第66團,YA 940010
附近是第33團和820070YA附近是第32團。11月12日,IFFV(美軍越南第一區(?)地區指揮部)
指揮官拉爾森將軍和第一騎兵師前進指揮部指揮官諾爾斯將軍下令,第3旅為“在楚邦山腳附
近的襲擊”做準備,在經緯度13°34 ′11″ N 107°40′54″ E的位置,大概是位於普萊梅以西14
英里(22公里)。

11月13日,第3旅指揮官托馬斯·布朗(W. Brown)上校遵照IFFV指揮官拉爾森將軍和第1航空
騎兵師前線指揮所指揮官諾爾斯將軍的命令,會見了第7騎兵團第1營指揮官哈爾·摩爾中校。
並告訴他“第二天早晨將進行空中突擊” ,並在11月15日進行搜索和摧毀行動。同時,通過偵聽
無線電通信得知,北越軍B3戰線的前線偵察部隊和運輸單位已經撤出他的部署區,本來這些部
署是為了襲擊普萊梅營地。

登陸區
布朗上校選擇摩爾中校和他的部下執行任務,明確命令他們不要試圖攀越山脈。該地區有幾處
空地被指定為可能的直升機降落區,通常以北約音標字母命名。

降落區 X射線(X-Ray):以13°34′4.6″ N 107°42′50.4″ E作為著陸區,是一個平坦的空地,周圍
有低矮樹木,是楚邦台地的東部,是一片乾燥的小河床。埃德浪河(Ia Drang River)在西北約
2公里(1英里)處流過。

降落區 奧爾巴尼(Albany):在13°35′43″ N 107°42′55″ E的地方,X射線降落區 東北角約2.5公
里(2英里)。

降落區 哥倫布(Columbus):在13°35′20.8″ N 107°44′29″ E的奧爾巴尼以東約2.2公里(1英
里)。

降落區 探戈(Tango):X射線以北約2公里(1英里),經緯度13°35′28.8″ N 107°42′46″ E

降落區 洋基(Yankee):在X射線以南約兩公里 13°33′14.1″ N 107°43′1.3″ E。洋基降落區處在
緩坡度的地面上,一次只能容納6到8架直升機。

降落區 威士忌(Whiskey): 位於13°33′17.8″ N 107°43′40.8″ E 東南2.1公里(1英里)。

降落區 維克(Victor):在13°33′33″ N 107°43′47.8″ E處,東南偏南約6公里(4英里)。

火力支援將從FB獵鷹(FB Falcon)火力基地提供,該基地在X射線 登陸區的東北方約8公里
(5英里),13°37′22″ N 107°45′51″ E。

前進指揮部諾爾斯將軍說,他選擇給摩爾中校和他的部隊使用的最初著陸區。非常清楚的,
敵人已經沒有高射砲和重型迫擊砲,這些武器在普萊梅營地攻擊時,已經被摧毀了。若有這
些武器,敵人原本可以部署在山坡上,從高處俯瞰著陸區,用來擊落直升機並消滅降落在地
面上的騎兵部隊。

降落區 X射線大約是一個不完整足球場的大小,長約100米(東西向)。據估計,在給定的
時間,只有八架UH-1 休伊直升機可以降落在空地中。第7騎兵團第1營,在當時的美國陸軍
中,是個很典型的部隊,由三個步槍連和一個重型武器連組成:A-阿爾法連,B-布拉沃連,
C-查理連和D-達美連。該營的總兵力765人中,總共約有450人,將由16架休伊運輸直升機
進行來回運送,這些直升機通常可搭載10至12名有裝備的士兵,因此,該營將必須分幾個
梯次運送,每次只能運送不到一個完整的連隊。每趟運送大約需要30分鐘。摩爾中校安排
了起降順序,首先先運送B-布拉沃連及其指揮團隊,隨後是A阿爾法和C查理連,最後是D達
美連。摩爾的計劃是將B連和A連從溪床向西北移動,而C查理連向南移至山頂。D達美連將
由特種武器組成,包括迫擊砲,偵察隊和機槍部隊,將被用作戰場預備隊。在降落區的中心
是一座大白蟻丘,將成為摩爾的指揮所。此外,第7騎兵團第二營的B布拉沃連將在18:00接
近。

第一天: 1965年11月14日

降落
11月14日,通過偵聽無線電的南越軍情報指出,天亮前,北越軍B3戰線的一些攻擊部隊
開始離開其集結地區,準備襲擊普萊梅營地。

在10:48,第7騎兵團第1營的第一批士兵到達X射線降落區,B連士兵在砲兵、空中火箭炮
和空襲轟炸的預備性轟炸後的30分鐘後降落。這個位置將插在北越軍第66團第9營約200
米的附近。

空中突擊的插入使B3戰線指揮部推遲了對普萊梅營地的襲擊。 B3戰線指揮部陷入困境,
他們決定推遲對普萊梅營地的進攻,並用第7和第9營應對新的威脅,而其餘部隊仍停留
在原本圍攻的位置。

伴隨著約翰·海倫(John Herren)上尉的B連,摩爾中校和他的營指揮部也一起降落。 B連
的單位太小,且須確保整個著陸區的安全,於是連隊的大部分,都保持在降落區的中心附近
,同時派出了較小的單位來對周圍地區進行偵察。到達後,海倫上尉命令B連向西移動經過
小河床。在大約30分鐘內,他的一個小隊的中士。約翰·明戈(John Mingo)在驚訝中,抓獲
了第33團的一名手無寸鐵的逃兵。該俘虜透露,在楚邦山有3個北越軍營-估計有1,600名北
越部隊,而當時地面上的美軍還不到200名。 11點20分,第一營的第二批次直升機到達了,
其餘B連和A連的一個排一起到達。五十分鐘後,第三梯次到達了,這是由A連的另外兩個排
組成的。 A連沿乾河床在B連的左後側翼和左翼位置,並在垂直於小河床的西側和南側佔據
位置。

在12:15,B連的三個排都開了第一槍,這三個排在乾河床西北方的叢林中巡邏。五分鐘後,
海倫上尉命令德文尼(Al Devney)中尉領導下的第1排,和赫里克(Henry Henryrick)中尉
的第2排互相並排前進,第3排(在丹尼斯迪爾Dennis Deal中尉的領導下)緊隨其後。德文尼
中尉的第一排在小河床以西約100碼(91 m)處領頭,赫里克的第二排在他的右後方。就在
13:00,北越軍對德文尼的第1排的兩翼進行攻擊,造成人員傷亡,第一排的士兵在過程中被
壓制。這時候,赫里克中尉發無線電,通知說他的第二排正在從他們的右翼射擊,並且他正
在朝那個方向追趕一小隊共產黨軍隊。

諾爾斯將軍打電話給金納德將軍,報告說第7騎兵團第1營已經與敵人交戰,並要求增加第五
騎兵團第2營的援軍,以對抗兩個北越軍的第7和第9營。

赫里克排被切斷
為了追捕右翼的北越軍,赫里克中尉的第二排迅速在50米的空間內展開,並與其餘的第七團
第一營分開約100米。很快,赫里克中尉用無線電詢問他是否應該進入或繞過他在灌木叢中
碰到的空地。赫里克中尉表示擔心,如果他設法繞過該空地,他可能會與營隔離開來,因
此將帶領他的部隊穿越空地以追擊敵人。在空地中迅速爆發了激烈的交火。在頭三到四分鐘
內,他的排給北越軍造成了沉重損失,北越軍從樹林中魚貫的跑了出來,而他的手下沒有任
何人員傷亡。赫里克中尉很快發出無線電信號,說敵人正包圍在他的左右兩側。作為回應,
海倫上尉命令赫里克中尉試圖與德文尼的第一個排聯繫起來。赫里克回答說,他的士兵和
第1排之間有一支龐大的敵軍。對於赫里克中尉的第二排,情況迅速惡化,隨著北越持續的
襲擊,該排開始有傷亡。赫里克命令他的部下在空地上的一個小丘上形成一個防禦性周界。
在大約25分鐘內,第二排的五名士兵被殺,其中包括赫里克中尉,他在去世前曾對海倫上
尉進行無線電通知,報告說他被打中並將命令權交給中士卡爾·帕爾默(Carl Palmer)。另
外下令銷毀通信代碼,並請求砲兵支援。第2排在技術上是由士官長麥克馬克亨利(Mac
McHenry)指揮的,但他被安排在防禦線上。士官帕爾默和羅伯特·斯托克斯也死了。第三
小隊負責人厄尼·薩維奇(Ernie Savage)士官由於靠近無線電台而承擔責任,第二排的位
置反复要求砲兵支援。至此,該排的八名士兵被殺,十三人受傷。

在薩維奇的卓越領導下,並在第二排醫護兵羅斯(Charlie Lose)的照顧下,第二排在X射線降
落區的整個戰鬥過程中保持了小丘的防禦線。B連第二排的士兵加倫·邦古姆(Galen Bungum)
後來談到了小丘上的陣地:“我們收集了我們能找到的所有雜誌,然後將它們堆放在我們面前
。我們無法挖出一個散兵坑。我的挖掘工具把手被炸飛,我的水壺有一個洞。敵人火力如此
猛烈,以至於如果你試圖抬起頭去挖洞,你就死了。到處都是死亡和破壞。” 薩維奇中士後
來回憶起北越軍的一再襲擊:“似乎他們不在乎有多少人被殺。其中一些人直接衝進我們陣
地。一些人端著他們的槍,有些人甚至是徒手衝鋒。我的彈藥還沒用完–我的書包裡裝了大
約30本雜誌。我的M16沒問題。在日落前一小時,有三個敵人到了防禦外圍。我殺死了三
個人,都離他們只有15英尺遠(4.5公尺)。

乾河床之戰
B連第2排被切斷並被包圍,其餘的7團1營也進入實質的戰鬥以維持防禦周界。 13:32,鮑
勃·愛德華茲上尉領導的C連到達,沿著山脈的南面和西南面佔領了陣地。大約13:45,摩爾
中校通過他的作戰官在戰場上(馬特·狄龍上尉)召集了空襲、大砲和空中火箭彈,以阻止
北越軍進軍該營的陣地。

塔夫脫(Lt. Bob Taft)的A連第3排面對大約150名越南士兵,他們從小河床的長側面(從
南方)向營陣地前進。排的士兵被告知放下他們的背包,向前戰鬥。這樣的進攻對排的代
價很高-他的領頭部隊很快被切斷。第三排被迫撤退,排長塔夫脫中尉被殺死。士官洛倫佐
內森(Lorenzo Nathan)是朝鮮戰爭的老兵,取代指揮了第3排,該排阻止了北越軍沿著小
河床前進。 北越軍部隊將其進攻動能,轉移到第3排右翼,企圖攻擊B連的側翼。他們的前
進,很快被馬爾姆中尉的A連第二排阻止。這個排在B連的左翼。摩爾中校命令納達爾連長
(A連)向B連借出一個排,以期使海倫上尉(B連)設法串聯到赫里克排的戰鬥位置。馬爾
姆中尉(A連隊第2排)在新位置上,他的士兵用機槍,步槍和手榴彈近距離的擊殺了約80
名北越軍士兵。 北越軍的倖存者回到小河床,在那裡,它們又被A連的其餘人員切斷。塔夫
脫(第3排,A連)的鐵製名牌(dog tag)是在被塔夫脫排殺死的北越軍士兵的屍體上發現的。
塔夫脫中尉的遺體被本來被遺留在戰場上。納達爾上尉(連長)和他的無線電操作員中士傑
克·蓋爾(Jack Gell)在敵人火力威猛的情況下,將他和其他美國人的​​遺體帶回小河床上。

南方的攻擊
在14:30時,C連的最後一批部隊以及D連的連長勒費弗上尉和D連士兵到達。降落時,北越
軍猛烈的火力都傾瀉到著陸區,休伊的組員和新到的第一營士兵,有許多人員傷亡。 D連的
少量隊伍在A連的左翼佔據了位置。 C連在南部和西南部正在集結,遭到北越軍的正面攻
擊。 C連的指揮官愛德華茲上尉無線電說,估計有175至200名北越軍部隊正在衝擊他們的
防禦線。 C連在戰場上擁有很好的視野,因此能夠準確地召喚並調整重型火砲火力,這樣
對北越軍造成毀滅性的損失。許多北越軍士兵在倉促撤退中從掩體爬出時,被燒死,而其
他人則被第二波彈砲彈擊殺。到15:00為止,北越軍的襲擊已經停止,在發動攻擊後一小
時,北越軍部隊撤出了。

攻擊A連和D連
大約在同一時間,A連和部分D連(在小河床附近的周邊陪同A連)遭受了北越軍的猛烈
攻擊。掩護關鍵左翼的是A連的兩個機槍組,他們位於連防禦線主要位置西南75碼(70
m)。拉德納(Theron Ladner)和他的助理機槍手里維拉(Rodriguez Rivera)和亞當
斯(Russell Adams)(他的助理機槍貝克(Bill Beck)),兩槍的位置相距10碼(9 m)
,並向北越部隊猛烈射擊,當時北越軍試圖切入C連和A連之間的間隙。摩爾中校後來歸
功於兩組機槍,他們阻止了北越軍衝擊A連,並阻止北越軍衝擊A連和C連的間隙。亞當
斯和里維拉在攻擊中受了重傷。兩人被帶到摩爾中校指揮所的營救護點,等待空運撤離
。拉德納和多爾蒂(Edward Dougherty)(彈藥運送者)繼續對北越軍的射擊,進行近
距離壓制。貝克後來談到這場戰鬥:“當納爾醫護兵(Doc Nall)和我在一起,幫羅素
(Russell)射擊時,我心中感到恐懼,我以前從未認識過恐懼。但當它來了,一旦你認出
並接受了它,恐懼就像它來時一樣,去得非常快。而你也不再考慮它,您只需做你必須
做的事,您會了解恐懼,及生死的真正含義。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我獨自一人使用那把槍
,一直向敵人開槍。”

D連的士兵在反擊北越軍的攻擊中也遭受了重創,萊菲弗爾上尉(Lefebvre)在抵達X射線
降落區後不久就受傷了。他的排長之一,勞爾·塔波阿達(Raul Taboada)中尉也受了重傷
,萊菲弗爾上尉將D連的命令權的命令交給了士官長喬治·岡薩雷斯(萊菲弗爾不知道的
是,岡薩雷斯也受傷)。雖然醫療後送直升機(medevacs)原本應該運送營中的傷亡
人員,但在他們只後送了兩架次,飛行員在北越軍猛烈火力下停止撤離的任務。傷亡人
員的後送,由休伊直升機接下來(將戰鬥營的士兵空運至X射線降落區)。第7騎兵團
第1營的情報官湯姆·梅茨克上尉(已經受傷)在幫助勒費弗爾上尉上休伊直升機時被擊中
死亡。

環形的防禦周界
愛德華茲上尉(C連)命令士官長岡薩雷斯(指揮D連)將D連放置在C連的左翼上,將防禦
範圍擴大到X射線的東南側。 15時20分,第一營的最後一個單位(D連)到達了,利頓
(Larry Litton)中尉預設將接任了D連的指揮權。但這次的降落,一架休伊接近著陸區時,
落地的高度太高而重落地,當它墜毀時在指揮所附近,機上人員馬上被營士兵營救。在D
連的武器小組落地後,其迫擊砲小組馬上集合在指揮站附近開火,以支援A連和B連。 D連
的偵察排(由瑞克卓(James Rackstraw)中尉指揮)分散在著陸區的北部和東部,在X射線
降落區建立了環形的邊界。假設北越軍在環形防衛圈未完成前,從美國陣地的北方進入
,不會受到任何阻礙。


第二次救援赫里克排
隨著北越軍對A連的攻擊力度減弱,摩爾中校組織了另一次營救行動,想救出赫里克排。
15:45,摩爾命令A連和B連撤離傷亡人員,並脫離與敵人的交戰。不久之後,A連和B連
開始從小河床向赫里克排的方向進攻,B連很快就有人員傷亡。B連的前進被一個強化機
槍陣地阻止(剛好在一個大白蟻丘位置)。A連第2排的馬爾姆中尉,向機槍位置發射了輕
型反坦克武器(LAW),並向該陣地丟擲了手榴彈,並用步槍火力殺死了機槍陣地上其
餘的北越軍士兵 。第二天,該陣地發現了十二名死亡的北越軍士兵(包括一名軍官)。
馬爾姆中尉在攻擊中脖子和下巴受傷,後來因他的單獨攻擊而被授予榮譽勳章。第二次
救援已向赫里克排的位置推進了超過75碼(70 m),然後被北越軍阻止。領先的A連第
1排處於被切割的危險,並且在某一時刻,它正被一支美國M60機槍射擊,該機槍被北越
軍從死去的第2排機槍手手中奪走。這個僵局持續了20至30分鐘。A連和B連請求讓他們
撤回X射線,摩爾中校同意了。


挖散兵坑度過夜間
17:00時,第7騎兵團第2營B連的主要人員到達了X射線降落區,支援陷入困境的第1營。為
了準備晚上用的防禦陣地,摩爾中校命令二營B連的連長邁倫·迪杜里克上尉將他的兩個排
放在一營B連和一營D連的位置。迪杜里克上尉的B連二排(在藍斯中尉的領導下)被用來加
強一營C連(C連已經被拉長成不成比例的長線)。到了夜幕降臨時,白天的戰鬥給摩爾中
校的營造成了沉重的損失。B連有47人傷亡(包括一名軍官),A連有34人傷亡(包括三名
軍官), C連有四人傷亡。







大約同時,布朗上校命令第5騎兵團的第2營明天機降到離X射線降落區5公里的維克降落區
,準備增援第7騎兵團的第1營和第2營。在明亮的月亮的照耀下,美軍整夜處於戒備狀態。
北越以小隊為單位對周圍的每個連隊(D連除外)進行了探測。美國人的反應有些克制。
M60機槍組做了幾次戰術上轉移,他們被告知要保持隱匿狀態(以便對北越軍隱藏其真實
位置)。 B連(1/7)的第二排(赫里克排、薩維奇排)在當晚遭受了三次嚴重的攻擊(一次
在午夜之前,一次在03:15,一次在04:30)。 北越軍用軍號發起攻擊,薩維奇排用大砲、
手榴彈和步槍反擊,把北越軍從山丘附近擊退。薩維奇的“迷失排”在夜裡倖存下來,而且沒
有造成更多的人員傷亡。

18:50時,金納德將軍與拉爾森將軍討論了在X射線降落區,進行B-52打擊的可能性。在
21:00時:第1空中騎兵師在地圖代碼中,選擇了B-52打擊的坐標– YA 870000,YA 830000
,YA 830070,YA 870070,以及其他目標(在地圖代碼中)YA 8607,YA 9007,YA 9000
,YA8600。

第二天: 11月15日
拂曉攻擊
在06:00時:越南指揮部通知第一空中騎兵師,將B-52打擊目標的時間定為16:00。

凌晨06:20,摩爾中校命令營的連隊進行偵察巡邏,以調查北越部隊。在06:50,A連第一
排(克羅格中尉指揮)和第二排(吉格根中尉指揮)的巡邏隊已經從周界推進了150碼
(140 m),然後才與北越軍接觸。相互交火了,巡邏隊迅速撤回防禦周界。不久之後,
估計有200多名北越軍士兵在周界南側向C連的第一排和第二排開火。重型火力支援馬上
被召喚,但北越軍士兵很快的進入第一營的防禦線75碼(70 m)範圍內。北越軍的火力
開始掃除C連的陣地,並進入指揮所區域。第一和第二排在這次攻擊中傷亡慘重,包括克
羅格中尉、吉格根中尉在營救受傷的士兵威利·戈德堡(Willie Godboldt)時被殺,戈
德堡也不幸的在戰場上去世。兩組M60機槍人員(科默(James Comer)和波利(Clinton
Poley),伯德(Nathaniel Byrd)和福克斯(George Foxe))協助阻止了北越軍的進攻,
讓北越軍完全無法超越吉格根中尉的防禦線。這次攻擊之後,富蘭克林中尉領導的C連第3
排遭到北越軍的襲擊。 C連指揮官愛德華茲上尉受了重傷,依順序阿靈頓中尉應接任了連
的指揮權,但他在接到愛德華茲的指示時,表示自己也受傷了。然後,C連的指揮權傳遞
給排的士官肯尼迪。因為排長富蘭克林中尉也受了重傷。當時該營正受到兩個方向的進攻。


三叉攻擊
北越軍在07:45對C連的連接處,快克大石(Crack Rock)的位置發動了進攻。敵人的火力開
始擊中在第一營的指揮所,造成1名醫務人員喪生,數名其他人員受傷(其中包括摩爾中
校的無線電操作手歐雷特(Robert Ouellette))。在三方面的猛烈進攻下,該營擊退了一波
又一波的北越軍步兵。 帕里什(Willard Parish)在這場戰鬥中,因壓制這個區域的北越軍
的突襲而贏得了銀星勳章。當時他位於D連的防禦線上。當他打完M60彈藥後,只好使用
.45手槍來擊退北越軍部隊,當時北越軍士兵已經進到他的散兵坑20碼(18 m)的距離。
戰鬥結束後,在他的陣地附近發現了100多具北越軍死亡士兵。

隨著南線的戰鬥激增,摩爾中校指示查理·W·黑斯廷斯中尉(美國空軍前進管制官)發送
“Broken Arrow《斷箭》“的訊號,這代表美國作戰部隊有被壓倒的危險。當這樣做時,黑
斯廷斯中尉召喚南越所有可用的支援飛機,增強第7騎兵團第1營的防禦力量。這馬上帶
來大量的重型火力支援。在C連的截斷的防禦線上,北越軍部隊在已經進到防線幾分鐘了
,開始殺死已經受傷的美國士兵,並剝下他們屍體上的武器和其他物品。大約在這個時間,
07:55,摩爾中校命令他的士兵們,投擲彩色煙霧彈來標記防禦周界。然後要求近距離的
空中火力支援,包括C連的防禦線支援。不久之後,穆爾中校的指揮所遭到兩架F-100超
級軍刀機的汽油彈的友軍誤炸。看到即將到來的F-100炸彈,將炸彈誤投到美國士兵位置
的附近,黑斯廷斯中尉瘋狂地用無線電呼叫飛機,中止攻擊並改變航向。第二架F-100飛
行員聽到了,並脫離戰鬥。但是第一架F-100的汽油彈已經丟下來。儘管黑斯廷斯中尉竭
盡全力,但這次空襲還是傷及了數名美國士兵。新聞記者喬·加洛韋(Joe Galloway)曾
幫助將一名重傷員(兩天后死亡)運送到一個救助站。他還試圖給周圍的死者找出名字,
他發現這名士兵是愛達荷州里格比的吉米·中山(Jimmy Nakayama)曾經是國民警衛隊
的少尉。加洛韋後來分享中山在這個禮拜剛當上父親。加洛韋還指出,“有80名X射線降
落區的士兵喪生,124人受傷,其中許多人傷勢慘重”。事後統計(包含奧爾巴尼降落區戰
鬥),整個埃德朗戰役的死亡人數是234名美國人被殺,或許有多達2,000名北越士兵死亡。

08:00,第5騎兵團第二營將從維克降落區步行行軍出發,以增援X射線降落區。

在09:10,喬爾·蘇格迪尼斯上尉領導的A連(第2營/第7團)的第一批人員到達了X射線。
蘇格迪尼斯上尉的部隊加強了C連(第1營/第7團)的倖存者。到10:00時,儘管零星的
砲火仍在騷擾著美國人,但北越軍已經開始退出戰鬥。C連擋住北越軍數十次攻擊,在
2.5小時的攻擊過程中,北越軍有42人喪生,20人受傷。襲擊發生後,B連(第2營/第7
團)的排長雷斯科拉中尉,在襲擊後在C連所在的戰場地區進行了警戒,他說:“到處都
有美國人和北越軍的屍體。我的位置曾經是C連第2排的位置,他的排指揮所周圍有幾個
死去的北越軍,一名死去的美國士兵掐住一名死去的北越軍士兵,雙手掐在敵人的喉嚨
上。有兩個美國士兵(一個黑色肌膚,一個像是西班牙裔美國人),緊密連結在一起。看
來他們死前正在互相幫助。”

在9:30時,第1騎兵師(空中機動)第3旅的指揮官布朗上校降落在X射線降落區,為撤離
第7騎兵團的第1營做準備。他打算建立第3航空騎兵旅的前進指揮所,以便在現場上接
管第7騎兵團第1營、第2營和第5騎兵團第2營的戰場指揮權。但摩爾中校不想離開現
場,也不想放棄其營的指揮權時,布朗上校滿足他的要求。第七騎兵團第二營的部隊預
計將在第二天撤離。


增援
鑑於X射線降落區的戰鬥節奏的維持和已經有人員損失,第一騎兵師(空中機動)的其
他部隊計劃在附近降落,然後行軍到X射線。他們飛到X射線降落區東南方約3.5公里的
維克降落區。 第5騎兵團第2營於08:00起飛,並迅速組織部隊開始行軍,整個行程大約
需要4個小時。在他們接近X射線時,大體的情況都是平靜的。大約10:00,在降落區以
東約800碼(730 m)處,A連(第2營/第7團)遭到了輕微攻擊,不得不建立戰鬥線。
在12:05,塔利中校的第5團第2營士兵到達了X射線降落區。







由於第5騎兵團第2營不是通過直升機機降,而是通過步行秘密地接近了戰場,所以B3
陣線指揮部不知道敵人(美軍)的士兵比例從2:2已經變為3:2。

在10:30時:越南指揮部的帝蒲(DePuy)將軍打電話給南越軍司令部的巴洛(Barrow)上校
,他想確定B-52的攻擊已被永璐將軍(第二軍司令部)核准,並且第一騎兵師的人員是否
會在16:00時遵守空中轟炸的限制準則。


失落排的第三次救援
基於摩爾中校的計劃,塔利中校(第5團2營)命令B連(第7團1營),A連(5團2營)和C連
(5團2營),設法解救7團1營B連丟失的第二排(薩維奇士官)。利用火力支援,救援部隊
緩慢地到達了丘陵,中間並沒有遇到北越士兵。 B連第二排,雖然倖存下來,但付出了
高昂的代價;在這29人中,有9人陣亡,13人受傷。大約在15:30,救援部隊開始遭到狙
擊手的射擊,不過他們將傷者和死者帶回X射線。 X射線降落區的軍力,包括摩爾中校已
經弱化7團1營。一個7團2營的連和塔利的5團2營,在夜間共同停留在X-Ray。傷者和死
者被撤離降落區,其餘的美軍進行挖掘並加強防線。

精準的在16:00,第一波B-52地毯式轟炸落彈在YA 8702(LZ X射線以西約7公里),主
要目的是打擊第32團位於西方約5公里處的單位。北越軍的阮友安中校當時正從他的前
線指揮所前往 X射線降落區,與越共第7營臨時指揮官會面,當時他正好看到B-52炸彈
像下雨般的落下 ;在現場的空中騎兵師報告說,有3個.50口徑機槍向飛機開火,而飛機
正飛向子彈的路徑飛過去; 進行這次B-52空襲的南越指揮部帝蒲將軍說:“這是有史以​​來
,計畫時間最短的一次轟炸。”

在16:30,第1騎兵師(空中機動)前進指揮部司令官諾爾斯準將,降落在X射線降落區
,宣布第二天會撤離第7騎兵團的第1營。

在20:40時,第1空中騎兵師請求第二次B-52打擊,主要目標定為YA 830050,YA 850050
,YA 843000,備用目標定為890980,YV 910980,YV 890950,YV910950。

午夜前後,摩爾中校收到了第三旅執行官愛德華·C·邁耶中校的訊息,稱威斯特摩蘭將軍
的總部要他“第二天一大早離開X射線,到西貢向他介紹情況”。他強烈反對該命令,並被
允許留在該營,直到第二天早上按計劃撤出。


第三天: 11月16日
11月15日晚上,北越軍探測X射線的美國防線,對美軍進行了騷擾。在第三天的04:00,
迪杜里克上尉的B連(7團2連)設置的手榴彈詭雷開始爆發。 北越軍在04:22對迪杜里克
的士兵發動了猛烈攻擊。B連幾分鐘後,就擊退了這次攻擊,估計擊退了300名北越軍。除
B連防線的步槍和機關槍射擊外, 一個的決定性因素是,B連的前進觀測員隆德中尉對砲
擊的巧妙安排。隆德利用四個砲兵連,將炮火集中在戰場上,對前進的北越軍攻擊波造成
了破壞性後果。

第一次襲擊的20分鐘後,北越軍再次襲擊了B連的防線,同時間因一架C-123 提供者式飛機
墜毀的火光照亮了戰場,對B連有利。在大約30分鐘的時間裡,B連通過小型武器和隆德中尉
指揮的精確砲兵火力,打擊並擊退北越軍的前進。 05:00之後不久,對B連發起了第三次攻擊
,詹姆斯·萊恩中尉的排在30分鐘內擊退了它。 北越軍在接近06:30時,對B連的士兵發動了
第四次進攻-這次是在B連指揮所附近。隆德中尉的指揮再次精確地削減了北越軍的兵力,而迪
杜里克的士兵則使用步槍和機關槍射擊砲火的倖存者。在這些攻擊結束時,隨著黎明的臨近,
迪杜里克的連只有六名輕傷人員,沒有一人被殺。


X射線降落區安全了
在08:30,帝蒲將軍問諾爾斯將軍是否要再一次計畫B-52的轟炸,是否需要再派一個營,
來加入當地的戰鬥–該地已有1 / 7、2 / 7、2 / 5和1/9(空中騎兵營)四個營。

在09:15時,諾爾斯將軍希望地面上的騎兵部隊能組織探索隊,以查明B-52打擊目標的狀況。
摩爾中校回應說,他本計劃派遣士兵前往查探,但是目前所有部隊都在戰鬥中。

大約上午10:30,第7騎兵團第1營接到命令撤出戰區,而第7騎兵團第2營和第5騎兵第2營,
在當晚則佔據了防禦陣地。目的是讓北越軍看到,第1營(第7團)已撤出,雙方的部隊比例恢
復為2:2。根據南越軍(ARVN)上將阮福永璐的評估,在X射線降落區的戰鬥中,北越軍沒有防
空武器和重型迫擊砲,不得不訴諸“人海”戰術:“敵人幾乎失去所有在第一階段使用的重型
武器……他們的戰術主要依靠“人海”。”

這場戰鬥表面上已經結束了。 北越軍部隊遭受了數百人傷亡,無法戰鬥。美軍被打死79
人,受傷121人,X射線區的美軍已被增強,足以確保其安全。鑑於這種情況,美軍沒有理
由繼續留在當地,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並取得了成功。此外,總體指揮的布朗上校(第三
旅指揮官)擔心有報告說,有更多的北越軍部隊正在進入邊界地區。他想撤出部隊,但威
斯特摩蘭將軍要求將第七團第2營、和第五團第2營留在X射線,避免外界有美軍撤退太快
的假象。

美軍報告說在附近發現了634名北越軍士兵的屍體。美國估計有1,215 北越軍士兵被大砲
和空襲殺死。另外,捕獲了六個北越軍俘虜。繳獲了6台北越軍多人操作武器和135個個
人武器,另外有75-100個武器被銷毀。國防部後來確定,被殺死的敵方士兵與被擄獲的武
器的比率是3或4:1。

威斯特摩蘭將軍在12:53打電話來,想知道騎兵師是否有足夠的空中支援,以及部隊是
否都還好。

在16:25,第1空中騎兵師戰術指揮中心要求在隔日13:00時(不遲於17:00時)的(弧光
)戰略轟炸,目標的座標為YV 932985,YV 936996,YA 898005,YA 898019。在18:
50,南越軍第二軍總司令同意了弧光轟炸的要求。

大約20:25,帝蒲將軍敲定了第二天中午B-52轟炸機轟炸 X射線的計劃。他從布朗上校
那裡得到保證,友軍有足夠的準備時間,屆時將會有3公里的安全界線。


奧爾巴尼降落區
第四天:11月17日
9:00第一空中騎兵師戰術中心,向越南指揮部提交明天的弧光轟炸請求;優先 1. 9201-
9401-9208-9408,優先 2. 9009-9209-9006-9206,優先 3。8306-8506-8303-8503。

同時,剩下的兩個營離開了X射線降落區,開始了向新著陸區進行戰術行軍。指揮第5團第
二營的塔利中校前往東北約4公里(2英里)的哥倫布降落區,指揮第7團第二營的麥克達
德中校前往奧爾巴尼降落區,在東北約4公里(2英里),靠近埃德浪村。塔利的士兵於
09:00出發。麥克達德於10分鐘後跟進。美國空軍的B-52正從關島起飛,第三天的轟炸目
標是楚邦地塊和X射線降落區本身的斜坡。為了避免被誤炸,美國地面部隊必須在清晨移
動到2英里(3公里)的安全區外。兩個營悄悄地通過陸路而不是直升機撤離來離開著陸
區,他們希望讓X射線地區的北越軍第7和第9營在驚訝中,被B-52轟炸。

導致伏擊的事件
偵察排的領頭小隊(在美國縱隊的前面)首先觀察到了敵方士兵的跡象。小隊長唐納德·斯洛
瓦克士官(Donald J. Slovak)看到“胡志明涼鞋的腳印,地面上指向北的竹箭,草蓆和米
粒。”在行軍2公里後,A連(1 / 7,7團1營)帶領著2/7,向西北前進。而2/5(5團2營)繼
續前往哥倫布降落區。A連遇到了一些草屋,他們被指示將草屋燒掉。在11:38,塔利中校
的2/5士兵進入了其目標哥倫布降落區。該地區的北越軍是由66團8營,33團1營,和33團第
3營,第33團總部組成。在美軍普萊梅營區戰役中,第33團有許多傷亡。但現在第33團的
力量已經得到加強,第8營是楚邦地區的預備營。







與空中騎兵部隊發生衝突的北越軍的單位是:第一連1營/第33團,第二連1營/第33
團,第六連/ 8營/第66團,第7連/第8營/第66團和第8連第8營/第66團。當美軍7團2營向西
北移動時,根據地位於埃德浪河東側的第1營 / 33團,第8連第8營/ 66團,同時也在埃德浪
河上向東南行進,第6連/ 8營/第66軍團和第7連/ 8營/第66軍團剛好在空中騎兵部隊的預計
前進的路線上運動。第八營由雷玉飛(LêXuânPhối)領導。

A連突然注意到空中沒有掩護,他們的指揮官喬爾·蘇格迪尼斯(Joel Sugdinis)中尉正質疑
空中火箭彈的支援直升機在哪裡。他很快聽到遠處有爆炸的聲音。 B-52轟炸機正在楚邦地塊
進行轟炸。偵察排隊長佩恩(Pat)中尉正在一些白蟻丘上行走時,突然看到一名正在地面
上休息的北越士兵。佩恩跳上北越士兵身上並把他俘虜。同時,在約10碼外的地方,他的
排中士俘虜了第二名北越軍士兵。 北越軍偵察隊的其他成員可能已經逃脫並向第33團第1
營總部報告。 北越軍隨後開始組織對美國縱隊的襲擊。當有俘虜的消息傳到麥克戴德中校時,
他命令停止前進,他從縱隊的後方向前走去,想親自訊問囚犯。兩名被俘的北越士兵被拘
留在距離奧爾巴尼(Albany)的空地西南邊緣約100碼處,捕獲俘虜的報告於11:57向普萊
庫的師總部報告。

麥克達德中校想召集他的連長進行會議。連長大多數在他們的無線電操作手的陪同下來參
加。 A連正前進到奧爾巴尼降落區;麥克戴德中校和他的指揮部在他的身邊。接到命令後
,各連連長正加速往前,準備參加麥克戴德中校的會議。A連之後緊隨其後的是D連。接下
來的是C連。營部連接在C連後面,5團1營的A連在縱隊最後面。美國縱隊在沒有掩護的空
曠地帶停下來,並以550碼(500 m)長度排成直線。大多數單位的側翼崗哨已經派出,但
這些人在近60個小時的時間裡一直沒有睡眠,又進行了四個小時的行軍。草長得很高,
可見度有限。空中或火砲支援用的無線電與連長在一起。

在抓獲北越偵察兵一小時十分鐘後,A連和麥克戴德中校的指揮組已到達奧爾巴尼的空地。
麥克戴德中校和他的小組穿過空地,走進一叢樹。除了那群樹木之外,還有另一個空地。
該營的其餘部分位於降落區以東的分散縱隊中。營長士官長詹姆斯·斯科特和查爾斯·巴斯
士官(Charles Bass)再次偵訊囚犯。當他們這樣做時,巴斯聽到了越南人的聲音,口譯
員證實這是北越軍士兵在說話。A連在降落區呆了大約五分鐘,然後開始受到小型武器的
射擊。

第二營(2/7)被伏擊
佩恩中尉的偵察排已經步行到北越軍第3營第33團團總部200碼(180 m)以內。第66軍
團第8營的550名士兵被本來在在美軍縱隊的東北部過夜。當美國人在高高的草叢中休息
時,北越軍有數百人靠近。13:15時,雙方開始近距離戰鬥,這場戰鬥持續了16個小時。
北越部隊首先向第7騎兵團第2營的頭部發動攻擊,並在縱隊的右邊或東部展開,形成L形
的伏擊。接著北越軍沿著美國縱隊的長邊奔跑開來,北越軍以人數優勢,將美軍各單位
孤立開來,進行近距離的戰鬥。

第66團第8營第6連與美軍第7騎兵2營接觸,第33團第1營第1連和第2連,向東移動並分別
攻擊縱隊的側邊側。66團8營8連切換到西北方,並從後面攻擊空中騎兵。麥克達德的
指揮小組在奧爾巴尼降落區的樹木叢中尋求掩護。他們在樹木和白蟻丘陵中躲避步槍和迫
擊砲的攻擊。偵察排和A連第一排提供了初步的防禦。到13:26,他們已經和縱隊的其餘部
分分開;這地方到處都是北越軍士兵。當他們等待空中支援時,守住奧爾巴尼的美國人抵
擋了每一次的北越軍襲擊,並狙擊了在防禦外圍徘徊的敵人。後來發現北越軍士兵正在掃
蕩縱隊的位置,在高高的草叢中尋找受傷的美軍士兵並殺死他們。

人們始終可以在樹林中聽到戰鬥的聲音,表示其他的連還在進行戰鬥。在奧爾巴尼降落區
,第7團第2營的防禦周界縮小為一個小範圍,其中包括A連、偵察排、被摧毀的C連和D連
以及指揮部的倖存者。縱隊後方以南約500-700碼處,還有一個較小的防禦周界:喬治·福
雷斯特上尉的A連(第5騎兵團第1營)。當北越軍開始迫擊砲砲擊時,福雷斯特上尉馬上從麥
克戴德中校召集的會議,一路跑回到他的連隊。在最初的幾分鐘內,C連和A連損失了70人。
C連喪生45人,受傷50多人,這是在奧爾巴尼作戰的部隊中傷亡最多的連隊。美國空軍A-1E
掠奪者很快飛過來投擲凝固汽油彈,提供了支援。但由於戰爭迷霧和美軍和北越軍部隊混
在一起,也很可能是這些空襲和大砲襲擊,同時殺死了北越軍和美軍。


美國援軍到達
在12:00,B-52轟炸機轟炸了奧爾巴尼降落區以北的地區,騎兵師在下午進行了戰損評
估(BDA)。14:55,第5騎兵團第1營B連在塔利(Buse Tully)上尉的帶領下,從哥倫布降落
區出發,向第7騎兵團第2營的後方行進,距離約2英里(3公里)。到16:30,他們開始與
福雷斯特上尉的A連接觸。清理出一個直升機著陸區,並疏散了傷員。塔利上尉的士兵開
始向北越軍的伏擊縱隊前進。 北越軍士兵阻止他們的前進,美國人受到了林木區來的火力
攻擊。塔利的人也反擊了林木區,驅逐了北越軍。在18:25,他們接到命令在兩個防禦周
界的中間區域過夜。他們計劃在黎明時恢復前進。

大約在16:00,迪杜賴克上尉的B連隊(第7騎兵團第2營),不在2/7本隊中,他們和1/7一起
由直升機撤回普萊庫,他們受到通知,將回本隊並將被部署為該營(2/7)的預備隊。B連剩下
的唯一排長里克·瑞斯科拉(Lick Rescorla)中尉率領第一批直升飛機在18:45越過奧爾巴尼的
空地,並把援軍帶入了奧爾巴尼的外圍,提供了額外的安全防護。當天晚上22:30左右,奧爾
巴尼的傷員被撤離,直升機起飛時受到強烈的地面火力。然後,美國人在奧爾巴尼過夜。

第五天:11月18日
11月18日星期五,戰場黎明時,美軍士兵開始收集死去的戰友。這項任務花了這兩天的大
部分時間,因為美國士兵和北越軍士兵的死者分散在戰場上。 羅斯柯里亞(Rescorla)將現
場描述為“叢林中,有一場長時間的流血交通事故。”在確保戰場安全的同時,羅斯柯里亞
從一名垂死的北越士兵那裡,發現一支損傷嚴重的法軍軍號。美國士兵最終於11月19日
在距離六英里(10公里)遠的13°40′5.6″ N 107°39′10″ E離開奧爾巴尼降落區前往克魯
克斯降落區。在奧爾巴尼降落區的戰鬥,使美國陸軍損失了155士兵,有124人受傷。 11
月24日,一名美國士兵巴瑞福伯依(Toby Braveboy)被一架經過該區域的H-13的偵察直升
機發現。在銀刺刀行動的35天中,有300名美國人死亡,在這場16小時的戰鬥中,美國人
的死亡數佔了半數。根據美軍的報告,在這場戰鬥中,有403名北越士兵被打死,估計有
150人受傷(但這可能是高估了)。被捕獲的武器包括112支步槍,33架輕機槍,三架重型
機槍,兩枚火箭發射器和四門迫擊砲。


後續效應
戰鬥的最後一天(11月18日),威斯特摩蘭將軍和曹範文將軍拜訪了第7騎兵團第1營。
摩爾中校向他們簡要介紹了X射線的戰鬥經過。威斯特摩蘭告訴他們,他們被推薦為總統
表揚單位。然後,他們飛往布朗上校指揮的第三空中騎兵旅,第三騎兵旅向他們作了簡
報,並飛越了行動區。在離開普萊庫之前,他們還與第2軍指揮官永璐將軍和地區指揮部
指揮官拉爾森將軍的會面。在本次會議上,在布朗上校的陪同下,他們進行了審查並認為
埃德浪戰役與《國家戰鬥計劃》的目標是一致的。然後,他們飛往基嫩(Qui Nhơn),去醫
院看望奧爾巴尼交戰中受傷的第7騎兵團第二營士兵。戰役結束後,威斯特摩蘭將軍指示
他的J2和J3首長需進行的改進,希望“在獲得適當情報後7小時內,派B-52轟炸”。

奧爾巴尼降落區的戰鬥快結束時,南越軍II軍團司令部決定在11月17日,將南越軍空降旅
引入戰場,並在克魯克斯降落區建立新的砲兵支援基地來“結束”戰役,由第5騎兵團第2營
保護。為期5天的B-52空襲行動又多進行了兩天:11月19日,對第66和33團的地毯轟炸;
11月20日,對第32團的單位。南越軍空降旅追趕第32團剩下的第635和第334營,並進行
了兩次伏擊:第一次是在11月20日在埃德浪河北側,第二次是在11月24日在埃德浪河南
側。 11月26日,在沒有進一步接觸的情況下,南越軍從該地區撤出。

1966年北越軍中央高地前線司令部的一份報告稱,在與美軍的五次重大交戰中,北越軍部
隊有559名士兵喪生和669人受傷。 北越軍的戰史稱,美國在埃德浪戰役期間,有1,500至
1,700人的傷亡。美國軍方則聲稱,北越軍與第一騎兵師部隊交戰期間,美軍確認305人喪
生和524人受傷(包括在11月18號的234人喪生和242人受傷),並聲稱3,561 北越軍士兵
被殺死,1,000多人受傷。

根據南越軍的情報指出,三個北越軍的團的初始兵力均為2200名士兵:第1營500人,第2
營500人,第3營500人,迫擊砲連150人,防空連150人,通信連120人,運輸連150人,醫
療連40人,工程連60人,偵察連50人。

南越軍的第二軍司令部對10月18日至11月26日北越軍損失進行了估計:陣亡4,254人(有屍
體),額外的陣亡估計2,270人,受傷1293人,失蹤179人,多人操作武器169台,個人武器
1,027。 II軍司令部提出的北越軍傷亡數字,是北越軍團指揮所自己報告的損失,被南越軍
線電截聽。此外,為期5天的弧光空襲造成的北越軍傷亡,並沒有估計在裡面。

南越軍宣稱整個戰役的結果是,北越軍無法毀滅普萊梅這個補給營地的目標,本來這個目
標是B3戰線的主要目標。經過此戰役後,B3戰線的野戰部隊的全部兵力被掃除,北越軍的
倖存者被迫越過柬埔寨邊境進入柬埔寨。

這場戰鬥可以被視為雙方戰術的樣板。美國人利用空中機動性,炮火和近距離空中支援的
戰術來消滅敵人。而北越軍得知,他們可以利用近距離戰鬥來抵消美軍的火力優勢。北越
軍阮有安(NguyễnHữuAn)上校對奧爾巴尼的命令中,有他在X射線戰鬥中的學到的經驗:
“衝入美軍的縱隊中,利用雙方人員的混亂,從而避免砲兵和空中支援的人員傷亡。” 威斯
特摩蘭和阮有安上校,都認為己方在這場戰鬥取得了成功。這場戰鬥是少數有戰鬥計劃的
戰鬥,並且是美國將“屍體計數”(body count)概念作為衡量成功與否為標準的首批戰爭之一
。因為美國聲稱其殺傷率接近10:1 。美軍的傷亡大多數是小型武器和輕型迫擊砲造成的
,摩爾中校指出,北越軍的精確射擊,針對性的伏擊,且針對性地對準了軍官,以及對美
國陣地使用大量的人海戰術,想壓垮美國陣地。另一方面,美軍通過B-52轟炸,空中火箭
和大砲造成的北越軍可觀的人員傷亡,並依靠壓倒性的火力來達成勝利。

雙方都可能誇大了對手傷亡數字的估計。路易斯說,據美國國防部官員稱,越南戰爭中,
美國對共黨士兵人員的傷亡“數字”至少誇大了30%。美國聲稱在奧爾巴尼登陸區有403名北
越士兵死亡,這似乎是高估了。麥克戴德中校(2/7)後來聲稱,他沒有報告奧爾巴尼地區
北越軍傷亡的任何估計數字,甚至沒有見過超過200具北越士兵的屍體。同樣,摩爾中校也
承認X射線降落區的北越軍傷亡數字不准確。摩爾中校將其下屬首次提交的屍體計數數字從
834降低至634。

在1940年代後期,武元甲將軍寫了關於越明ViệtMinh(越南共產黨)對法國的戰爭的文章:“敵
人從進攻性緩慢轉移到防禦性態勢時。敵人會陷入兩難境地:敵人知道必須為贏得這場戰爭
而延長戰爭,但一方面,敵人卻不具備打一場漫長的戰爭的心理和政治準備。”在這場戰鬥之
後,他說:“我們認為美國人有一個戰略。但我們也有"人民戰爭"的戰略。美國人有戰術優勢
,但要施行決定性戰術取得戰役勝利,才能取得戰略勝利...但如果我們能夠擊敗美國人的戰
術-美國人的直升機-我們就可以擊敗美國人的戰略。我們的目標是贏得戰爭。”

摩爾中校事後評論這場戰役說:“北越的農民士兵承受住了超級大國對他們使用可怕高科技
的火力攻擊,至少它們與美國人能抗衡了。”用他們的準繩來衡量,能夠對付如此強大的對
手就等於勝利。”


Reply

Use magic

148

Threads

189

Posts

193

Credits

Administrator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Author| Post time 2020-4-23 20:11:13 | Show all posts
軍事指揮官的分析架構
軍事指揮官的理解架構的兵、武、術、略、執、氣。

我提出這個理解架構,是希望告訴軍事指揮官,面臨一場戰爭或戰役,可以依照這個
架構,在各個面向做自己能做的最好準備。

但是從寫一個歷史事件的角度來說,我不可能將"當時"的軍事指揮官如何考量這些面向
中的議題的心路歷程,說得一清二楚,只能選擇性的就我閱讀的資料,挑選一些比較有
趣、或值得注意的議題來加深讀者的印象。請讀者注意這些前提。

兵力
如果對近代戰爭稍有研究,通常都會認為兵力(人數)在戰爭中的重要性,已經慢慢
在縮小,取而代之的是武器的科技性(或者火力大小),逐漸的增加重要性。但越戰
是一場非常不一樣的戰爭,雖然還說不上推翻上述的概念,但是又很神奇的將人數
優勢,又變成影響戰爭勝負的重要因素。不僅於此,北越的戰爭謀劃者,更將兵力
這個概念推升到另一個境界。

以18世紀的傳統軍事觀念來說,己方的兵力數量若有優勢,通常是利用它,讓敵
人需要同時對抗不同方向上的我方士兵,讓敵人士兵無法專注一個方向的攻擊與
防禦。即使是同一個方向的攻擊,也利用己方人數多,讓對方士兵因為疲累,反
應時間縮短,而被打敗。利用敵方防線的缺口,突破敵人的防線,威脅敵人的補
給根據地,或者對不同位置的防線的後方或側方席捲敵人的主力。但隨著武器的
火力射程增加,殺傷敵人的數量、距離可以拉大,人數優勢的重要性慢慢縮減,
武器的科技性(火力大小、射程)慢慢增加重要性。

但是越戰這場戰爭,平心而論,美軍打得並不差。就18世紀的傳統軍事觀念來說
,美軍的每一場戰役,都能擊退敵人的攻擊,而且若只單純地計算敵我損失,美
軍都算是贏的。而且比例是懸殊的,以這場戰役(埃德浪之戰)來說,美軍自己的
估計是驚人的1:10。其他戰役1:3或1:5我想都是常態,自從美軍介入後,也沒有
丟失任何一個他想保衛的基地點。但可惜的是,他並沒有掌握戰場上的主動權。
只能被動的應付北越軍/越共的攻擊,而且更不幸的是,北越軍/越共的人力資源
太過龐大,人力沒有被消耗到不得動彈的地步。另方面,這場戰爭都是在南越境
內打的,北越也完全沒有領土損失,所以只要北越的人力能負荷,他就能源源不
絕的攻擊。

對北越領導層來說,己方軍隊的人命損失,並不是他們首要考量的目標。說他完全
不在意,當然也不是事實,因為若是如此,武元甲也不會因復活節攻勢的巨大損失
被撤職。但是相對的,他們對這個因素的考量,比他的對手的領導層,是有更大彈
性的,而且他們的軍隊人數規模,也禁得起消耗。他們以民族主義、共產主義號召
人民從軍,建立了大規模的軍隊,而且這個軍隊整體來說殉道意識也高於南越軍/美
軍。

因為前提因素的改變,讓越戰這場戰爭,脫離了我們對戰爭的一般概念。火力及科
技性並不是不重要,而是北越的戰爭謀畫者,能找出以人數優勢對抗火力科技的方
法。更厲害的是,他利用自身的巨大傷亡,被動(他可能並沒有這種意圖)的讓美國
人覺得,不管北越有再大的巨大傷亡,北越也不會妥協投降,終於讓美國人失去耐
心和求勝意志。但我認為,這樣的戰爭情境再次發生的機率,是很低的。換句話說
,我不認為這樣的歷史,容易被再次重演。


不過我認為以戰場指揮官來說,以這樣的方式(己方大量的傷亡)考量或使用兵力,
並不太可能。必須有更高層次的領導圈有這樣的共識,才有可能往下推展到下一層
級。如果只是一個指揮軍隊的將軍,即使你觀察到這些前提也沒用,國家領導人
(或你的上級長官)可能因為看法不同,很可能撤換你,所以即使有這樣的情境條
件你也不能主動使用,反過來應該先去說服你的上級長官。

整個戰役,雙方的兵力都是漸次投入或撤出,已知北越軍的團是2200人,該
地區約有三個團,共6600人。美軍則投入三個營1500人(每營500人)。但每個時
間點的人力對比估算都不同,這部分只能大體描述一下。

武器與戰術
武器部分就不描述了,因為雙方的差異太大,比較這個議題對這場戰爭的意義也不
太大。

但是我倒是覺得,雙方的幾個戰術有值得分析討論的地方。或許可以刺激你做更多
的思考。

空中機動戰術
兵力利用直升機快速投入、快速撤出,可增加戰場的主動權(可以在我方想要的時間
和地點引起戰鬥),擾亂敵方指揮官的反應或計畫,我認為這是主要的優點。但缺點是
,只有輕裝部隊容易投送,雙方的主要交戰武器都是小口徑的輕兵器,近身肉搏的傷
亡率本來就比較高。美軍雖然在幾公里外有安排火力支援基地,也有很密切的空中支
援。但是比較沒時間組成防禦力比較好的防線,相形之下,敵人也容易突入防線,雙
方士兵混在一起,火力支援和空中近接支援,效果不僅打折扣,更可能有些士兵死於
友軍之火。

這個戰術雖然在當時算是個新穎的戰術,但是從戰略層面來說,我認為它不適用越南
戰場。原因是北越軍的對抗美軍的戰略目標之一就是,拉高美軍的傷亡率,這個機動
戰術剛好更有利於北越軍達成目標。當然我明瞭這個戰術可能也是越南戰場,地廣人
稀的不得不選擇,因為無法每個地方都部署重兵,只好利用這種機動方式,可以很快
速的增援。但是不是只援助已有良好防禦陣地(防線)的軍事基地呢? 一方面可以達到
增援的需要,另方面也可維持較低的傷亡率。

利用這種戰術主動出擊,如果己方軍隊可以不計較傷亡,對爭取戰場主動權上可以
增加很多彈性。武元甲的傳記中,描述了北越的軍事領導人的反應,因為美軍可以出
奇不意的在任何地方展開戰鬥,對北越的軍事領導人,在思考戰術戰略上,增加很多
困擾。不過北越領導人很快地找到反制方法,北越軍馬上化整為零,利用小部隊戰鬥
,增加美軍的傷亡率,也保存自己的實力,因為時間是站在北越這一邊的。武元甲也
料到,美軍的這場戰爭除了軍隊的軍事領袖領導之外,美國本土民眾也透過新聞畫面
,間接地影響戰場上的政策。而群眾是沒耐心的,況且美國是民主國家,群眾的不耐
會很快的反映在選票上,他不用透過軍事手段殺死敵方領導人的肉身,美國民眾的選
票自然會幫他改變敵方領導人的意志。

對軍人來說,戰場上的傷亡率不應是首要考慮的準繩,戰勝(任務)才是。但可惜的是
一般民眾都會有惻隱之心、仁慈之心。你的下屬也希望你能謹慎的考量士兵的生命和
任務之間的平衡,他們即使願意為任務犧牲生命,也不希望是無謂的犧牲,或者犧牲
生命的效益太低。己方的所有人,不管在哪一個角色,總會希望己方的傷亡越小越好
。這也就是2003年伊拉克戰爭時,道迪上校和馬提斯將軍的差異所在,道迪上校優先
關注人命,馬提斯將軍關注的是掌握戰場主動權,無奈兩者看似是衝突的,我並沒有
比較好的答案,只能看你當時的情境自我拿捏了。
<<2003伊拉克戰爭~陸戰隊道迪上校被解除指揮權>>
http://www.warmap.org/forum.php? ... &extra=page%3D1

在寫這個論點時,我同時去搜尋威斯特摩蘭將軍的繼任者艾布拉姆斯將軍,雖然艾布
拉姆斯並沒有很明顯的改變空中機動戰術或搜索與摧毀的戰略,但是他縮小美軍主動
出擊的頻率,他喊出了clear-and-hold(這和法軍1949年亞歷山大將軍的策略口號一樣
,法軍的奠邊府之戰是最後一任瓦爾納將軍),艾布拉姆斯改採比較守勢的策略。他
確實是有意識的設法降低美軍的傷亡數字。(不過他可能也是已經知道美軍撤出越南已
經是即定國策了,所以走之前,不要浪費無謂的人命損失。)


搜索與摧毀(Search & Destory)戰略
前面說過,這個部分應該算是綏靖戰爭的第三部分其中的一個手段。對一場戰役來說,
通常贏的目的,可能有兩種目標,一是佔領敵方的領土,第二是消滅敵方的軍力,前者
讓敵方沒有領土可以生成資源,後者可以讓對方短期內抵抗你變得困難,無力阻止你佔
領領土,或者無法有效保護領導人。因為美軍不是進攻北越領土,很自然的,他會以北
越軍的軍力(軍隊實力)為目標,不過我認為威斯特摩蘭將軍也不是想殲滅整個北越軍,
而是讓北越軍的損失超過可以忍耐的限度,利用兩方和談來達成政治上的妥協。

從單一的戰役來看,我認為埃德浪戰役的目標是達到威斯特摩蘭將軍設定的目標,因
為美軍基本上用三個營,讓北越軍的三個團,在短期內失去作用。傷亡率是可怕的1:10
。但可惜的是,北越軍對損失三個團,基本上不認為有太大的影響。因為武元甲在和
法國對抗時,就嘗過法軍的厲害火力,己方的損失是對方的好幾倍,但他還是能忍耐
下來。當第一次大規模和美軍對抗後,北越軍損失慘重,武元甲的反應也很快,馬上
改採新策略來對抗美軍,將北越軍的大部隊拆開,讓敵方抓不到我方的主力,以小規
模戰鬥,一方面減少損失,一方面延長整個戰爭的態勢,讓美國大兵體會這場戰爭將
會無止無盡的延長下去,挫敗美軍的士氣。

看起來劇本是依著武元甲的構想進行著,從現實面看,威斯特摩蘭將軍想執行搜索與摧
毀策略的困難性是比較大的。只要是一個正常人,反應都應該和武元甲一樣吧,威斯特
摩蘭將軍的策略需要北越軍的配合,雙方才可能大規模的決戰。但這只可能存在於美軍
進攻北越的重要戰略位置。但既然美軍沒有進佔北越領土,北越軍的合理策略當然是你
追我跑,儘量讓主力不要被抓到。

北越軍的人海戰術+快速讓戰線混在一起
記得我小時候,看的越戰影片,場景大多是北越軍/越共的士兵端著槍,死命地往美軍
戰線衝。美軍士兵就好像打靶一樣,一個人可以打倒很多人。那時我總認為說,北越軍
仗著人多,所以死命的衝鋒。但是美軍的武器很厲害,美軍總能以少勝多。因為最後都
是美軍留下來。

直到看過武元甲的傳記,我才知道北越軍也是不得已的,因為不讓戰線混在一起,北越
軍被美軍的火砲及空中近接支援,更容易被消滅,損失更大。在賽西爾柯瑞寫的武元甲
傳記中,第341頁黃英俊將軍說道:"當交戰到如此密接的地步,美軍的火砲和空中戰力
就無用武之地。結果變得很有趣,我們的後勤補給兵力--補給線比美軍更遠--所受到的傷
亡,反而比在第一線與美軍交手的戰鬥部隊更為慘重。"

面對這樣的情形,我想一般的指揮官的反應大概會和北越軍相同,設法讓戰線快速的膠
著在一起。但我覺得更難的是,你要如何鼓舞你的部隊,願意承受這麼大的傷亡,繼續
這樣的衝鋒。我認為北越軍的士氣維持可能是北越軍指揮官的最艱難挑戰。

賽西爾柯瑞著。<<勝利,不惜一切代價 --二十世紀軍事奇才武元甲傳>>。台北市:商業
週刊,1999。

Guest, 隐藏内容,只显示给会员阅读. 歡迎加入. Login or Register
Reply

Use magic

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 申請加入會員

Points Rules

Archiver|Mobile|Strategy WarMap  

2024-2-27 02:11 GMT+8 , Processed in 0.04531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