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class="xi1 bm bm_c"> Please select To the mobile version | Continue to access the desktop computer version

Strategy War Map

 Forgot password?
 申請加入會員
戰略
Search
View: 5515|Reply: 0

2003美國入侵伊拉克~陸戰隊道迪上校被解除指揮權

[Copy link]

148

Threads

189

Posts

193

Credits

Administrator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Post time 2019-10-11 11:34:47 | Show all posts |Read mode
2003伊拉克戰爭~陸戰隊道迪上校被解除指揮權
https://www.wsj.com/articles/SB108111980285073875


伊拉克戰爭兩週後,陸戰隊上校喬·道迪(Joe D. Dowdy)結束了在軍隊中的輝煌軍事生
涯。戰爭期間,他受命攻擊一支精銳的伊拉克部隊,然後帶領6,000名士兵參加一場趕往
巴格達的18小時競速比賽。

但是,當這個海軍陸戰隊第一遠征團的團長進入他的上司的帳篷時,他沒有受到任何讚揚
。他的上司詹姆斯·馬蒂斯少將(James Mattis,2017年擔任國防部長),馬蒂斯少將於
2003年4月4日任職這個新的職位。剝奪了他的指揮權,這實際上結束了道迪上校24年的
海軍陸戰隊生涯。在最後一次見面時,道迪上校說"將軍請我繳出我身側的武器,並清空
彈藥"。上校說:"他以為我要自殺。"

假設戰場指揮官是海軍陸戰隊軍隊的事業頂峰。被解除指揮權可說是一件被羞辱的事,
只有上軍事法庭能超越。對於現代的美國來說,軍方解除最高指揮官的職責,這是極為
罕見的事情,尤其是在戰鬥之中。47歲的道迪上校,是這場伊拉克戰爭中,唯一被解除
指揮權的高級軍官。他說,他寧願吃敵人的子彈,也不願意受此屈辱。

道迪上校的解除指揮權更加不尋常,因為他沒有做出任何常見的被解除指揮權的舉動,
例如: 未能完成任務,不服從上級的直接命令,違反戰爭規則。 "這是基於作業節奏(
operating tempo)的決定,"第一海軍陸戰師發言人埃里克·納普中校說。他不會有詳細
的說明。

上校的解職也引發了媒體的報導和海軍陸戰隊內部的很多猜測。他被解職的原因尚不清
楚,主要是因為上校和他的上級對此拒絕談論。採訪道迪上校的士兵和部屬,大概可以
知道,上校在一定程度上是被一個古老的戰時詛咒所壟罩。這個詛咒是:人性與使命的
兩難 – 而他偏愛人性。

馬蒂斯將軍和道迪上校都有陸戰隊文化中所歡迎的個人特質。現年53歲的馬蒂斯(Gen.
Mattis)將軍是一個"武士修行者",終身是單身漢,並未娶妻。他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
學習和實踐戰鬥戰術的藝術上。道迪上校則深受部屬打從心裡的喜愛,他一直關注並滿
足他手下的需求。

最終,這兩個海軍陸戰隊員的特質把彼此撕裂了。馬蒂斯將軍,海軍陸戰隊服役33年,
將"速度"視為伊拉克戰爭計劃的重中之重。道迪上校則重視他部下的福祉,不想因為
過分重視速度而損害福祉。

兩者的爭議,又因為對伊拉克人將會如何進行戰鬥的錯誤假設,而加深。對速度的渴望,
源於五角大樓對對巴格達將會有強烈抵抗的預期。但結果是巴格達容易征服,但鄉間、
農村地區反而抵抗的比較強烈。

今天,已知美軍明顯錯估的敵人的能力時,軍隊仍在爭論"加速"到伊拉克首都是否是
最佳的前進方式。

馬蒂斯將軍拒絕接受這個新聞的採訪。他的幕僚長喬·鄧福德上校說,這是一個戰鬥中
的決定,現在無法解釋。 "你沒有辦法將當時(戰鬥時)考量的各種因素,一一的還原回
去,並且用當時的心境考量。"

在吃著一盤炸玉米餅時(在他位於加州卡爾斯巴德的家),道迪上校承認,他曾在戰鬥
中犯過錯誤。但是他不相信這些過失的任何一項,理由充足到可以導致他被撤職。他
很自豪只有一名海軍陸戰隊員在他的指揮下死亡。 "至少我沒有屠夫賬單需要支付。"
他說。

道迪上校的團,有900輛卡車和坦克。2003年3月22日。戰爭爆發兩天后,該團前往
納西里耶(Nasiriyah),那裏是個遍布貧民窟和工業園區的地方,道迪上校的問題就此
開始。

從他是阿肯色州小岩城(Little Rock)的一個小男孩時,上校就夢想著完成這樣的任
務。身為帶領近6,000人的第一團司令官,道迪對入侵伊拉克的計劃非常熟悉。

有著光頭和強壯的身材,道迪上校看起來像是一個典型的陸戰隊員。儘管海軍陸戰
隊是一個層級分明的組織,但他的部下熱愛他、稱讚他,他是一個對部屬平等對
待的人。有三歲小孩的道迪上校,邀請士兵和軍官一起來他家中舉行年度聖誕節聚
會。海軍陸戰隊在戰爭前夕,駐紮在科威特時,道迪上校拒絕使用一台軍官才配給的
空調機,槍砲士官羅伯肯恩回憶說。

"作為上校,他有權享有某些特權,但只要他的士兵沒有,他就沒有。"在1999年在東
帝汶和伊拉克和道迪上校一起任職的凱恩中士說。

從幾個方面來看,道迪上校注定要在伊拉克戰爭後贏得將軍之星的人。"我認識一些人
、同事,認為喬·道迪是個頂尖的人,"他說(安東尼·津尼(Anthony Zinni),一個已退
休的四星海軍陸戰隊將軍)。當道迪上校在他手下任職時,津尼將軍說:"他是我所擁有
的最好的中尉。"

像他團裡的許多人一樣,道迪上校沒有豐富的戰鬥經驗。 1983年的貝魯特(241名海軍
陸戰隊員在自殺性炸彈襲擊中喪生),他只被指派了有限的行動。他也曾於1993年和1994
年在索馬里亞出任務,當時海軍陸戰隊是索馬里亞人道救援部隊的先鋒隊。後來這個任
務變成了流血的人道主義任務。

馬蒂斯將軍計畫了海軍陸戰隊在伊拉克作戰的廣泛計劃,許多國防分析師都認為這是很
好的戰術計畫。第一海軍陸戰師的兩個作戰團將經由陸路去巴格達。道迪上校的團將前
往庫特城 - 這裡有海珊最好的共和衛隊的8000人的特遣隊,他們正掘壕固守。

作戰計畫是假定伊拉克人擁有化學武器,所以要避免與他們直接戰鬥。道迪上校的部隊
將充當誘餌,轉移侯賽因先生(海珊)士兵的注意力並,允許其他美國軍團從西北方的防
禦工事間隙,打開前往巴格達的通道。

道迪上校的進軍路線,把他帶往納西里耶市。而另一個海軍陸戰隊單位,就是所謂的塔
拉瓦特遣隊(Task Force Tarawa)將維持該市的秩序。五角大樓官員假定這座城市不會
有任何抵抗,因為它長期以來一直受到侯賽因先生的壓迫,結果該假設被證明是錯誤的。

這個計劃開始在納西里耶變形。當道迪上校和他的手下到達這座城市外面時,他們發現
自己的進路被一個大規模的火力射擊所阻擋。塔拉瓦特遣部隊遭受了人員傷亡,包括18
人死亡。一支美國陸軍的補給部隊更是增添混亂,該部隊錯誤地進入了納西里耶。該單
位有幾名士兵死亡,就是有名的傑西卡·林奇(Jessica Lynch)被俘事件。

在城市外面,道迪上校和他的幕僚人員討論應該怎麼做。幾百輛的道迪上校的卡車車隊
缺少裝甲,在激烈的戰鬥中硬擠過去,狀況會變得很複雜,尤其是在納西里耶的街道很
狹窄。

如果繞過納西里耶,需要多繞行150英里,而且似乎也不可行。道迪上校不確定他是否
有足夠的燃料,也不知道他可能會遇到什麼阻力。所以第一陸戰團陷入困境。

"停頓"令馬蒂斯將軍深感厭惡。身為現代軍事理論的信仰者,馬蒂斯將軍一直信奉所謂
的"機動戰"(maneuver warfare)。雖然多年來陸戰隊已經一直練習這項技術,但伊拉克
戰爭是對它的第一次大規模考驗。這個方法和傳統的有明確的戰鬥計劃,並有明確的前線
可進攻不同,這種戰術要求規模較小的部隊,在戰區上快速地移動,設法抓住機會並在
敵人之中散播混亂。該技術的總結,可以由馬蒂斯將軍的無線電呼號名稱:"混亂"
(chaos)了解它的意思。

馬蒂斯將軍在第一次海灣戰爭時也曾在伊拉克作戰。之後,他領導第一師第七團,這個部
隊被認為是戰鬥力最強的陸戰隊部隊之一。 "我會再跟著他," 槍砲士官凱恩說,他也曾
和馬蒂斯將軍在阿富汗出任務。 "他的一生都是陸戰隊。"

馬蒂斯將軍的身材略顯粗壯,舉止凶悍,在阿富汗贏得了瘋狗的名聲。他的部下在坎大哈
郊外佔領了一塊簡易機場跑道。這個大膽的突襲先穿過了塔利班政權抵抗陣地的核心。 "海
軍陸戰隊已經登陸了,我們現在擁有一塊阿富汗的土地。"馬蒂斯將軍在那裡告訴記者。這
件事發生在2001年9月11日之後。五角大樓爭先恐後地否認了這一言論,但海軍陸戰隊喜
歡它。

對於一些軍人來說,伊拉克戰爭是對機動作戰戰術的完美考驗。當時,美國認為最激烈的
戰鬥將在巴格達附近展開,這將會涉及長時間的城市作戰和面臨化學武器。而速度就是一
切。許多人認為,前往巴格達的1,000英里旅程只是這場戰鬥的熱身賽。

道迪上校說,當他停在納西里耶外時,他並不訝異看到馬蒂斯將軍的第一助手,約翰·凱利
將軍的出現。兩人站在城市外面的一座橋上聊天。他們看著士兵們在戰鬥。現年53歲的凱
利將軍已經在海軍陸戰隊33年了,主要擔任學術和行政的職務。 "我以為我知道什麼是戰爭
他說。"但很難想像你去過那裡。"

道迪上校的陸戰團在納西里耶停留了超過24個小時。回想起來,他說,他應該做更決定性
的決定以穿越這座城市。

機動作戰的基本規則之一是,將軍應允許現場指揮官(例如道迪上校)做出戰術決策。凱
利將軍說他從未命令道迪上校穿越納西里耶,也從未威脅過將解除他的指揮權。但是道迪
上校的參謀長皮特·歐文中校卻有不同的回憶。 "當我們在納西里耶陷入困境時,凱利將軍
來到這裡對我說,"如果道迪上校不讓這一路縱隊前進,我會拉他前進的。 "

那天深夜,道迪上校決定往前進。他給營指揮官盧·克拉帕羅塔(Lew Craparotta)少
校。一個小時來弄清楚如何組建一支警戒線,掩護該團穿過城市。克拉帕羅塔少校不
太滿意的說。"我不認為下次我想在漆黑的悍馬車引擎蓋上,計劃類似的事情"。

該團穿越了納西里耶,也經過了漆黑的美國車輛和死去的海軍陸戰隊員屍體,這些正
等待塔拉瓦特遣隊回收。道迪上校說,這景象在整個戰鬥期間都留在他的心裡。

當另一個陸戰隊團沿著四車道的高速公路向北行駛時,道迪上校的團則沿著一條兩條
車道的鄉間小路,蜿蜒通過數十個村莊,到處都是敵軍。海軍陸戰隊一個官方帳戶後
來稱其為"穿越美索不達米亞泥路。"

伊拉克政權在此地有著數千名戰士。很快道迪上校的人就開始戰鬥。一場沙塵暴和降
雨,將陸戰隊的視野降為幾乎到零。該團在火箭榴彈的襲擊下首次遇難。據士兵稱,
砲彈從悍馬車門上劃過,使一名上尉的手嚴重受傷。

當子彈亂飛時,上尉被直升機後送回去。道迪上校已經兩天沒睡覺,在他的行駛的悍
馬車的震動下,在他的參謀人員圍繞著他的情況下。他睡著了。

在戰爭中,指揮官在開會時,在講無線電時,甚至在交火中也會不小心睡著。道迪上校
的士兵說,上校只是打盹了約五分鐘。但是他睡著時機壞到極點,馬蒂斯將軍的第一助
手凱利將軍剛好看到上校正在睡覺。一起在那裡的士兵說,他們相信這個瞌睡給凱利將
軍很深的印象。

凱利將軍拒絕評論道迪上校被免職的事情,認為這件事,只有馬蒂斯將軍才能處理的“神
聖領域”。他只回答戰爭的一般性問題,他說,戰場指揮官的首要任務是“把一切雜事都放
在一邊並專注於任務。我已經看過很多人很難學到這一點。”

兩天后,即2003年3月27日,美國陸軍命令部隊無限期的停頓下來,以使補給線趕上美國
部隊。

道迪上校的團紮營在庫特東南約50英里處。他和他的士兵佔領附近的一個機場,以便空
運物資。第二天,馬蒂斯將軍空降這個地方,本想檢查他的士兵們的狀態- 但他被他所看
見的事激怒:一個坑坑疤疤的跑道和一個上尉坐在推土機空閒的讀一本平裝書。上尉說他
沒有得到修復跑道的命令。

幾個小時後,道迪上校被馬蒂斯將軍嚴厲斥責,將軍說你應該確保跑道修復工作能完成。
道迪上校說,他應該發布了書面命令。他也考慮剝離推土機操作人員的指揮權,但考慮得
更多之後。 “如果你解僱所有犯錯的人,很快就只剩你一個人站在那裡了,”他說。

儘管有這個失誤,道迪上校每天都得到馬蒂斯將軍的參謀人員的稱讚,根據當時的將軍參
謀長約翰·工具丹上校的說法。情報報告建議,佔領機場可以轉移共和衛隊士兵的注意力。
。伊拉克人利用砲彈轟炸道迪上校的陸戰團,來宣示他們的存在。

這個誘敵策略奏效了。另一個陸戰隊團由伊拉克人未太注意的西方側翼,加速的通過朝向
巴格達奔馳而去,正像計畫的一樣。

在這一點上,道迪上校已經完成了他的任務。戰爭計劃要求他撤退並繞過庫特。凱利將軍
承認這一點是原來的計劃。所以不能拿這個來評論道迪上校的作為。

看到當地村民向海軍陸戰隊揮手歡呼後,凱利將軍相信敵人即將崩潰。他說:“阻力很小。”
“我認為他們已經不想戰鬥。” 2003年4月1日,第五陸戰團在庫特附近佔領了一座橋樑。凱
利將軍說,侯賽因曾經害怕自己的巴格達師變得“無關緊要”(irrelevant)。

出乎意料的是,凱利將軍命令道迪上校朝向庫特市進行一個“有限目標”(limited objective)
任務。道迪上校到達那里後,他將決定他的團是否應該穿過城市,這可以縮短幾個小時的
路程時間。

道迪上校並不認為進逼庫特市是明智的行動。雖然這將是一條比較快的路線前往 對巴格
達,但他認為這樣做很危險。他的手下曾見過強化的狐狸洞(強化的防禦位置,有沙袋的
建築,路邊的地雷和數千名伊拉克戰士。庫特有狹窄的橋樑和城市街道,看上去比納西
里耶更危險。節省幾個小時值得冒險嗎?

道迪上校說:“在戰爭中,人的福祉與任務之間存在著競爭。”“哪個勝出?並沒有簡單的
答案。”

他的上司證實,他沒有命令他的陸戰團穿越城市。但是一個有進取心的陸戰隊會奮力地
衝向巴格達。

將軍們越來越不耐煩了。美國陸軍已經到達巴格達外圍。在戰爭的第15天,即2003年4月
3日上午,凱利將軍打電話給道迪上校說,他希望對庫特的襲擊立即開始。道迪上校則
說他正在等待補充的彈藥,並且說有份報告說通往庫特的道路被埋地雷了。

據道迪上校說,凱利將軍非常生氣。 “這些不是考慮因素,它們只是藉口,”道迪上校回憶
了凱利將軍的話語。

將軍繼續說道:“你為什麼不現在就設法通過庫特?不然我將會建議上級解除你的指揮權。
也許馬蒂斯將軍不會這樣做。也許他覺得他可以和你相處得很好-。但就是我要建議,解除
你的指揮權。”

凱利將軍說,他不記得那段的談話。他說他感謝道迪上校考慮到穿越庫特可能會對生命
造成的潛在危險。在最近的一封電子郵件中,這是他第二次在伊拉克服役,他寫道:“任
務與人性之間的選擇...永遠不是一個非此即彼的選擇,而永遠是,追求一個平衡。”

在一個小時左右,道迪上校和他的兩個戰鬥營進入了庫特。他們馬上遭遇抵抗,敵人士兵
立即從門口、小巷竄出。 "我的機槍瘋狂的發射子彈",士官托馬斯·帕克斯說,他是領先群
的槍手。

戰鬥營在一輛伊拉克戰車前停了下來,帕克斯士官用火箭擊中了該坦克,這個攻擊召來兩
層樓泥屋的敵軍砲火。根據兩人的說法,帕克斯士官的悍馬車車門從鉸鏈上被炸開,防彈
鉛塊打進道迪上校的車門。

片刻之後,帕克斯士官回頭一看,看到道迪上校衝沖向一個伊拉克平民家庭。上校一把
抱起兩個孩子並將小孩的家人推倒在彈坑中,找掩護。帕克斯繼續說道。一名伊拉克戰
士將巷子裡的機槍對準道迪上校。帕克斯士官嘗試了三次才射中了他的頭部。他說:“我
花了三遍。”

是否通過庫特的決定,最終取決於道迪上校。但是在戰鬥之前的幾小時和戰鬥期間,他
和他的士兵收到了相互矛盾的命令。在現場電話上,凱利將軍告訴他要通過庫特。但是
在ˊ無線電中,師指揮部敦促他撤軍。 道迪上校說,“這真是令人困惑。走或別走。” 凱利
將軍同意,該團要走或不走應該有個討論。

因此,道迪上校做出了一個關鍵決定:他決定不經過這座城市。他說,儘早到達巴格達
並不值得冒人命的危險。

“到那時,不管你做甚麼都會被責備。”格雷格里·里爾士官長說。 “那裡沒有教科書,當
你解放或占領一個國家時,沒什麼書能教你。 ”

大約在日落時分,第一團和師其他部分的會合,並開始前進,他們通過庫特邊緣的170英
里道路。道迪上校的士兵捕獲了30名囚犯:“我很高興把他們帶到師部,然後說,'看,該
死的,我們在庫特遇到了抵抗,這就是證明。 ”

頂著伊拉克農民間歇性開火。道迪上校花了36個小時,完成計畫中的路程,那原本要兩倍
的時間。 2003年4月4日,陸戰團進入努曼尼亞,陸戰隊原本計劃在那裡會師。該團完成
了它計畫中的任務,並有充裕的時間,完成對巴格達進攻的準備。

但是道迪上校的軍事生涯已經終結了。

當他們到達努曼尼亞時,一架直升機正在等著他們。道迪上校和里爾士官長登上了飛機。
馬蒂斯將軍要求見他們。他們飛到了約50英里外的將軍營帳。

他們到達時,里爾士官長說,馬蒂斯將軍將他拉到一邊。 "你的老闆做得怎麼樣?" 士官
長回憶說,“我說,'他很好,先生。' “ 然後,根據里爾士官長的回憶,將軍大叫:“你參
與戰鬥的企圖心不夠。您有四個戰鬥營,但你沒有壓迫著敵人進攻。 ”

“我告訴將軍不要開除他,里爾士官長回憶。 “我說,'告訴我,我們需要做什麼,我們
會去做。'”

在馬蒂斯將軍的指揮下的士兵都說他做決定很迅速,且從不撤回。里爾士官長說,他
相信馬蒂斯將軍已經下了決心。

當砲彈越過第五團的坦克和卡車時,正好像道迪上校在馬蒂斯將軍帳篷內的狀況。在裡
面,上校面對馬蒂斯將軍和凱利將軍,桌上有熱茶。上校說他直覺的意識中,他即將被
解僱。 “這就好像我去了一個從未去過的地方”,他回憶說,“我失敗了,我不知道為什
麼。”

他說,馬蒂斯將軍以同情的口吻對他說:“您將休息一下。”馬蒂斯將軍提出了推土機事
件。然後,將軍對道迪上校說,上校太過於擔心敵人的抵抗,並指出他缺乏戰鬥力經驗。

道迪上校說,他回答:“過去,我一直在沿著這條m-f-ing道路奮鬥了兩個星期。”他回憶
道,他懇求馬蒂斯將軍重新考慮。“想想我的家人,我的單位”,他回憶說。

當馬蒂斯將軍要求他繳出彈藥時,道迪上校仍然認為自己是海軍陸戰隊員。將軍緩和了一
下。很快,道奇上校就上了一架前往科威特的直升機。他給妻子普里西拉打電話。而她已
經在CNN上看到了新聞。

他被解僱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他的手下那裡。在那裡的陸戰隊員短時間內有背叛陸戰隊的
言論。 “我想和他一起去,” 槍砲士官凱恩說。“很多人有這種感覺。如果道迪上校說:
“拿起你的裝備,和我一起去,”這樣的情況下,我會走了,即使那意味著我職業生涯的
結束。”

隨後幾天,媒體和陸戰隊的網路網聊天室內,充滿了對上校解雇的質疑。被解僱的第二
天,道迪上校寫了一封信,張貼在陸戰隊的內部網站上。

信中說:“大家知道……我已經不再是陸戰團的成員。”“放心,除了我之外,沒有其他人
被調任。普里西拉和我會仍然效忠於海軍陸戰隊以及我們師的幹練領導人。”馬蒂斯將
軍的參謀長塔爾坦接任了該命令。該團繼續往巴格達前進,在一個曾經被稱為薩達姆
市的貧民窟裡作攻擊前的準備。

幾週後,道迪上校和帕克斯準尉一起回國,如同大部分的陸戰隊第一師隊員,他們是
第一批回國的部隊。他幫他的下屬安排了平民衣服,以便他可以乘坐商業飛機去紐約
見他的妻子。“他幫我招呼,說:'一個英雄回來了,照顧他,'”帕克斯說。 “然後他被
親了一下,我也被親了一下,然後我搭一架直升機離開。”

道迪上校說,他對下一個職位並不滿意,那是在加利福尼亞州蜜拉瑪的海軍航空站的
人事官。6月,第一師給了他一張評估。它說他“有疲勞症候群”和“沒有充分發揮陸戰
團的作戰潛力。”他在引用文件中的字句。據道迪上校說,他“過於擔心隊員的福利”。
根據政策,海軍陸戰隊不會對人士評價發表任何評論。

去年11月,道迪上校和他的妻子25年來第一次不觀看陸戰隊球隊的比賽。第一師於今
年春天返回伊拉克。道迪上校獲得許可提早退休,並於上個月離開海軍陸戰隊。 “
我認為我是一個他們可能不知道該怎麼辦的人。”他說。

伊拉克的速度問題仍在辯論中。去年秋天,陸軍戰爭學院,戰術分析軍官,發表一
份研究報告。它指出幾乎沒有證據,可證明速度會影響戰爭的結果。巴格達以外的
激烈抵抗建議,美軍可能應該用更審慎的步伐運動,進入更多城市,消滅當地的士
兵並留在那裡,在各省的有更多的部隊可以維持治安。

但是,在另一份軍方聯合訓練中心尚未完成的研究中指出,速度是美國在伊拉克取
得軍事成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二月份的演講中,聯合部隊司令官賈安巴斯蒂安
尼(Giambastani)說,速度“減少了敵人的決策和執行的時間,創造機會,減少敵人
的選項,利用速度使敵人崩潰。”

退休的利尼將軍說,對道迪上校來說,速度是學術上的。 “老闆是一切”他說,“老闆
,如果馬蒂斯將軍覺得你需要更快地行動,那麼你就需要更快地行動。”但是,道迪
上校的被解除指揮權也可能困擾馬蒂斯將軍。 “這不會增加吉姆·馬蒂斯(Jim Mattis)
的光彩。”

里爾士官長現在駐紮在德克薩斯州,經常說道迪上校的聲譽將恢復。 “我認為他將永
遠被記得,在任務中選擇人性的人。”里爾說。 “如果那是他被記憶的方式,那就可
以了。”

Reply

Use magic

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 申請加入會員

Points Rules

Archiver|Mobile|Strategy WarMap  

2024-4-23 08:40 GMT+8 , Processed in 0.05148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